万古神帝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如此猊宣

更新:01-16 03:00 源站:快眼看书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如此猊宣 (第1/3页)

    能成为血绝战神的正妻,自然不是一般的女子。

    猊宣氏,是血绝战神渡过元会劫难后,迎娶的第一个女子,当时她为修罗神殿新生一代天资第一人,以封神女。

    从她嫁给血绝战神算起,已过去两万年。

    两万年前,猊宣氏便是地狱界神境之下一等一的高手,嫁给血绝战神后,不再行走天下,很少在人前露面,几乎不踏出血绝家族的领地,变得神秘而又低调。

    世人只知,血绝战神除了修炼,不理俗务,家族中的所有大小事宜都是交由猊宣氏打理。

    这不仅代表血绝战神的信任,也代表血绝战神对她能力的一种肯定。

    还知道她当年是修罗神女,了解她昔日风采的修士,要么已经老死,要么已经成神。

    而更多的修士,只知道血绝战神的正妻叫做猊宣氏,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存在感,甚至连真实姓名,都没有几个人清楚。

    按理说,以她的天资,加上有血绝战神这样的神灵夫君,两万年前,就该成神了才对。

    然而她却至今都还停留在神境之下。

    白鹿圣车行驶而来,声音轰鸣爆炸,碾碎了天地间的平静。

    所有修士如炸锅了一般,准备看热闹。

    别的不说,仅仅只是血绝战神正妻这个身份,便是足够吓人。虽然她没有成神,可是一般的神灵见到她,都要忌惮三分。

    原阡陌对猊宣氏颇有了解,眼瞳中,闪过一道异色,温文尔雅的抱拳行礼,道:“阡陌见过猊宣前辈。”

    ……

    “有些古怪。”凤青漓低声道。

    罗生天问道:“哪里古怪?”

    “原阡陌是《神储卷》第一,随时可以破境成神,虽还不是神灵,却已经和神灵没有区别。为何向猊宣氏行礼?”

    “猊宣氏的年龄摆在那里,原阡陌出于尊重,微微抱拳,很正常。”

    “阎老师的年龄也摆在那里,为何却是另一种待遇?”

    罗生天略微细思,想了想,道:“猊宣氏毕竟是血绝战神的正妻,原阡陌即便破境成神,见到血绝战神,怕是也得低头。”

    “你都说了,血绝战神才有这样威慑力,现在来的,只是血绝战神的正妻而已。原阡陌何等傲气的一个人,怎会轻易表现出这般姿态?”

    罗生天轻轻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张若尘是血绝战神的外孙,深受血绝战神的重视,可是,原阡陌却依旧敢杀之。说明,一个修士的身份再高贵,也不会让他忌惮。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难道猊宣氏拥有,连他都颇为忌惮的力量?”

    只有强者,才会被尊重。

    “如此看来,这个猊宣氏不简单啊!可惜,据我所知,张若尘与猊宣氏关系并不好,甚至称得上有仇。对张若尘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凤青漓对张若尘一直没有好感,觉得罗乷所托非人,甚至觉得他们的联姻完全是两大势力利益的结合,因此,语气中带有几分幸灾乐祸。

    反正张若尘和罗乷还没有正式成婚,若是,张若尘发生了什么意外……

    罗乷也就可以解脱出来。

    ……

    白鹿圣车停在了虚空,鹿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光,让圣车下方出现一层水面一般的光界平面。

    猊宣氏没有下车,道:“原阡陌,你说张若尘杀了陆白头和单秋,可有证据?”

    “晚辈亲眼所见。”原阡陌道。

    车中,声音传出:“你的意思是,你的话就是证据?”

    “晚辈不屑说谎。”

    “很多时候,人不知不觉便变成了自己最不屑的那种人。”

    “好厉害的词锋。”源姝真皇暗道一声,走了出来,道:“张若尘是使用空间力量,杀死了陆白头和单秋,这一幕,我们三人亲眼所见。”

    “张若尘为何杀陆白头和单秋?”车中的声音,问道。

    源姝真皇摇了摇头,道:“不知。”

    “好了,事情很明显了,陆白头和单秋见张若尘只有百枷境的修为,见四下无人,便动了杀人夺宝的念头,却不想撞在了铁板上,反被杀死。我血绝家族的子弟也不是好欺负的,这两人,实在是死有余辜。”

    饶是原阡陌和源姝真皇都是心深如海的人物,脸上不禁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