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楼特编养老组 第九章

更新:10-02 23:42 源站:快眼看书

    林袅闲得慌,非要赖着跟着他们一起逛十一楼,她一心想过来凑热闹,在十楼潜伏了一路终于逮到机会转成明面向导,憋得太久竟然比平时还要人来疯,抓着苏崇和陈霰白聊饮水机甲、乙、丙、丁的使用差异。

    陈霰白小心地观察着苏崇的表情,发现他一副习以为常的麻木脸,便跟苏崇一起站在饮水机旁边,犹如站岗一般,站成了十一楼的三个奇葩。

    好在林袅仿佛只对饮水机之类的设施有独特心得,绕过饮水机这道坎之后,她就哑炮了。眼看虽然林袅本人意犹未尽,但向导之旅实际接近尾声,走廊里传来一声扯着嗓子喊出来的“苏崇去干活!”,苏崇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可以脱离苦海的机会,他喜闻乐见地把陈霰白丢给林袅,乐颠颠地循着声音跑了。

    林袅望着苏崇的背影,看他走远了,才小声对陈霰白说:“其实苏崇很惨的。”陈霰白看她精神分裂一般突然换了表情,惊诧地看着她。

    林袅一改不正经语气,叮嘱她:“虽然我们会拿投诉开他的玩笑,但他不是投诉里面说的那种人,你以后就知道了。”

    “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十一楼好久没新人了,”林袅看起来和陈霰白差不多大,却一副长辈做派地拍了拍陈霰白的肩膀,“以后提我名字,整个协会没有人会为难你。”

    这天下班之后,陈霰白在十一楼一边等她爸,一边给办公室绿植浇水。她今天其实没有必要留下来,只是林袅劝她提前体验全职生活,但由于她的志愿对象还在住院,十一楼也没有给她具体分工,她就在办公室里干坐着,明目张胆地划了一天的水。

    白远山说他今天不用加班,可以按时回家。夕阳捂化了窗户,陈霰白踢了花盆几下,把绿植踢进光里,窗外晚霞散落在落日上方,天上隐隐见到几颗星星,看着楼底车流汇聚又分散,陈霰白不禁思考起白远山今天上班的出行工具是什么。

    坐地铁和开车的可能性都很大。身旁饮水机“咕咚”一声,陈霰白抬头一看,空荡的办公室里,突然来了一个没在十一楼见过的男生,若无其事地在拿水杯接水。

    陈霰白装作没看到,继续低头给草浇水,那个男生接了大半杯冷水混热水,捧着杯子抿了一口,才不急不慢地开口道:“你是今天刚来十一楼的志愿者,对吧。”

    陈霰白看他一副淡定搭话的模样,发现协会大楼里面的怪人不是一般的多。

    她不知道这种情况要如何应答,但这个怪人好像在等她回话,且此人大有她不吭声他就不走了的架势,于是她被迫点点头。

    “我叫林顷,林袅是我妹妹,”他吹了一下茶叶沫,看向她,“她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但人本心不坏,你别跟她计较。”

    陈霰白听他提到了林袅才仔细看了他两眼,他五官确实和林袅有几分相像,但两人气质天差地别,俩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来熟,不过他语速很慢,乍一听上去像在找人商量,他此刻眼神轻轻落在她身上,让人想起了“吹面不寒杨柳风”这句。

    他明明一副端方君子相,陈霰白却莫名有些怕他,仿佛她基因里面写着得提防此类人等,愣愣地说:“奥。”

    他舒展开眉眼,用眼睛对她轻轻笑了一下,礼貌地一点头:“下班慢走。”

    说完抱着自己的水杯,像个老干部似的心满意足地走了。

    陈霰白悄悄探头看过去,发现他按了上楼的电梯键。整栋楼都快走光了,他上楼做什么?

    第二天,陈霰白把霍慑丢给她的熊带来协会,让苏崇替她转交。

    苏崇桌子东西有些多,熊体积过大,他让陈霰白暂时收在她座位上。

    这只自然卷的大熊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惹得林袅来来回回地从这只熊的周围,刻意路过,眼看她脸上表情越来越古怪,陈霰白以为她对大熊有什么指教,悄悄拉住苏崇:“协会不给带毛绒玩具来吗?”

    苏崇没听过这种规定,他抬眼皮看了一眼鬼鬼祟祟的林袅,凑过头来给陈霰白解释:“她只是看这个熊眼熟,等着,憋不住了会来问你的。”

    过了一会,林袅在座位上乱七八糟的杂物堆里埋头翻了一阵,翻出半盒巧克力,献宝一样的捧到陈霰白面前,陈霰白拣了一个,拆开都有点化了。

    林袅看陈霰白吃了她的巧克力,好奇地问她:“这只熊你从哪弄来的?”

    陈霰白说不出话,巧克力甜的她眼睛都眯了起来,林袅也拆了一个巧克力塞嘴里:“好吃吧。我就剩着几个了,省着吃到现在。”

    陈霰白费劲地把腻嗓子的甜味咽下去:“这个熊不是我的,是我的志愿对象的。”

    林袅吃完又拆了一个巧克力:“你带来协会做什么?”

    “我想还给他,苏崇认识他,他叫霍慑。”陈霰白主动把垃圾桶给她扔垃圾。

    林袅表情瞬间像吃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陈霰白把垃圾桶往她眼前递了递,示意她随时可以吐出来。

    林袅原先只是眼熟,现在陈霰白提了熊主人,她就恍然想起了这只

第九章-->>(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