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楼特编养老组 第十六章

更新:10-16 23:45 源站:快眼看书

    “张芸。”苏崇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

    张芸见苏崇突然出现,不知道是自己拿纸巾的方式惹了事,红着眼睛茫然地问他:“怎么了吗?”

    苏崇听出她心底一片镇定,有些意外:“我之前没问,所以你也算不上骗我,我想再跟你确定一件事,”他肯定道,“你是能力者。”

    为什么协会来的志愿者要问她这件事?张芸对这一涉及隐私的问题没有否认:“对。”

    苏崇接着问:“你妹妹呢?”

    张芸对苏崇提起有关妹妹的问题,有明显的回避,她躲开了苏崇的眼神,过了好一会才说:“……她不是。”

    判断她没有说谎之后,苏崇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他问张芸的这两个问题简直是在协会规定上大胆试探。苏崇心惊胆战地想,老唐和霍慑只敢推测的问题,被他直接问了出来。

    这么一想,他顿时想起自己一沓投诉表,不免有些后怕,对张芸小声道:“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拼着被降到初级志愿者的风险,他极具献身精神地证明老唐和霍慑在报告里的推测,应该反过来看。

    这件事不如他们预想的那样:普通人嫉恨能力者,然后对其加以迫害。

    这下终于不用抵在胡不恤伤疤上戳刀子,苏崇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前应该头疼的问题只剩这个报告该怎么写,不仅得更正前一份报告的错误,还得交代他的更正依据。关于依据……要是老老实实承认自己通过读心能力刺探他人隐私,那他和主动申请去初级志愿者部报到也差不多了。

    胡不恤脸色比较之前已经好多了,之前在病房里猝不及防地几根肋骨同时齐声而断,疼得她眼前一闪一闪地发黑。

    苏崇走过去,弯着腰问她:“胡老师,你还能走吗?”

    “发生什么了?”她开口问。

    “没事,老唐他们的报告有点小问题,得联系他们一下。”说完,他腼腆又礼貌地一笑,“工作就差报告了,我们先去喝骨头汤。”

    ***

    霍慑敲了敲唐明家的门,他们都住在同一个小区,只是唐明转全职的时间比较短,住得地方不靠着他和苏崇。

    他敲了得有两分钟,老唐睡眼惺忪地撒着拖鞋给他开了门,茜茜在老唐腿边探头探脑地看霍慑,老唐搓了把脸:“什么事,不能打电话吗?”

    “上次电话你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那我可以用茜茜去找你,你干嘛特地跑一趟。”

    茜茜小心翼翼地溜到霍慑身后,凑着脸闻他裤脚,他往旁边躲开,猫被吓得整个炸了起来。

    “你这猫有多掉毛你自己不清楚吗?”胖就算了,居然连秃头的毛病也传染。

    老唐不会苏崇读心的本事,听见有人当面嫌弃自家猫,他有心反驳但不知道怎么回嘴,委委屈屈地念叨:“茜茜不爱掉毛的。”说着捞起肥猫,给猫梳毛。

    “我今天来你这里一趟,回去都得换衣服。你别给我瘪嘴。”霍慑说回正事,“苏崇从医院回来了,张茉不是能力者,那个叫张芸的姐姐才是。”

    霍慑给老唐描述了一下苏崇见到的张芸能力,怕老唐不懂,说道:“我和苏崇觉得是念力。”

    老唐梳猫的手一顿,想到医院里冷冰冰的张茉,抱怨道:“姐姐有能力不救自己妹妹。”

    “救了,就是救了才被送去抢救的。虽然身份弄错了,但能力者总数没变,我看这件事协会还得管下去,”霍慑突然想到老唐精神力附着的能力,“哎,你有办法能看到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在你眼里我是什么?”老唐一掀眼皮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就算我有这项绝活,直接把人家记忆放出来,难道就,就不算违规吗?”违规两字他说得极轻。

    眼看霍慑要嘲讽,这胖子不服输一般的嘴硬道:“我听说白远山的可以不违规,但他还没醒过来。”

    霍慑闻言不屑地嘁了一声:“我走了,你接着抱猫一起睡。”

    “茜茜有自己小床的,不是,我们沟通完了吗?”

    霍慑不耐烦地一点头:“你不是嫌白远山他醒得慢,我去医院催催他。”

    他不是开玩笑膈应老唐,真的拦了辆车,跑到医院去看望白远山了。

    他自己住院那会,陈霰白还看过他几次,后来甚至还不要命地救了他。现在白远山住医院,情况比他那时候还要复杂一点,他怎么说都没理由不去多看看。

    虽然他多看两眼,人也不一定立马能醒过来。

    ***

    陈霰白洗完苹果回来,发现病房里多个霍慑,如苏崇所言,他是空手来

第十六章-->>(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