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楼特编养老组 第一章 面试

更新:10-02 11:33 源站:快眼看书

    第一章 面试 (第1/3页)

    松市终于头也不回地撞进了深秋,犹如高空抛物般的树叶子,把最后一点暑气盖进了地里,天干物燥,落叶经过几轮低温炙烤,个个脆得堪比炸过头的烟熏培根,风一吹,满街的培根都在给自己翻面。

    降温来得突然,好像人晚一步穿外套,都能被冻得原地去世,人民医院挂号处的六个人工窗口前面,叉成了十条队伍。

    好在人没有夏天那么燥,十个队伍里的人一时都老老实实地带着口罩低头玩手机。

    黑黝黝的脑袋密密地叠在一起,看起来竟透着诡异的和谐。

    此番对比下来,住院部的十二楼就显得冷清。陈霰白在空荡的走廊里坐了一会,把协会给她的资料拿了出来。

    白纸黑字中间的折横处磨出了纤维,纸要烂不烂。她视线落在“霍慑”两个字上,心就提了起来,两只手的拇指无意识地掐上资料边角,纸上凹出一对小小的月牙。

    她正严肃地思考面试被拒怎么办。

    实际上住院部并不存在十二楼,电梯最高只到十一楼,去十二楼要先在安全出口扫描志愿者证,再从消防通道走上去。

    值班护士刚查房回来,听她旁若无人地在走廊里念经:“我叫陈霰白,是协会的初级志愿者——我叫陈霰白,是协会的初级志愿者——”

    见她打算没完没了地循环下去,护士终于忍不住细声细气地提醒这个“陈霰白”:“1201病房的病人还在休息。”

    陈霰白还在想下一句该说什么,就被突然传来的女声吓了一跳,她像只炸毛的猫,一瞬间僵直了背。寻声望去,一个护士姐姐对着她推了一下眼镜。

    两人视线一对上,陈霰白决定她等下得滚着逃跑。霍慑资料的第一页备注就写着:目前需静养。

    那饱经风霜的资料上顿时又多了五、六、七、八个月牙。她理智在线,迫使自己撤回了“逃跑”的选项,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对护士姐姐扯出一个笑。

    这个带着三分歉意的尬笑,看起来十分像五官错位。

    正好其他病房在按铃,护士没顾上管她,急急忙忙地走了。陈霰白像个狐獴一样,伸着脖子看了一会,看护士走远了,才壮着胆子站起来,悄悄往前走了几步,贴墙站好,极小心地握上1201的病房门把手。

    门锁涩得拧不动,她半个身体的重力压在上面使劲转了两下,正疑心门是不是被锁上了,突然听见一声陈旧的“咔嗒”。

    之前用力过猛导致门瞬间滑开,她吓得连忙又把门拽了回来,只留了一道门缝,她往缝里觑了一眼。

    一来一回,门板扇出来一阵悠悠的凉风,门前的陈霰白从扑面而来的风里,嗅到了一点病房里溢出来味道。

    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那味道馥郁又清甜,她抬头用力嗅了两下。

    她不知道这个“霍慑”原来这么的少女,好奇心驱使下,她轻轻推门,房间里居然比走廊还要冷一些,探头一看,遮光的窗帘只拉了一半,刚好能挡住床的位置。

    她一眼看见七八捧巨大的花束东倒西歪地倚墙立着,阳光从窗户透进来,花束之前应该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