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不让静静 楔子(一)

更新:08-20 05:03 源站:快眼看书

    文文在刘家村出生,也在刘家村长大。但文文不姓刘,她姓顾,但文文爸和文文妈确实是实实在在的刘家村人。

    刘家村是一个西部城市的一个偏僻的村庄,这里的人就好像还生活在上个世纪。

    这里的家庭大多数都有好几个孩子,但文文却是家里的独生女,不是不想再要,而是没有办法。

    那时文文快满月了,家里要办酒席,文文爸晚上从亲戚家商量完办酒席的事情往家走。

    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河,河不算宽,即便是连接两岸的桥也只有二三十米。河也不深,最深的地方才二三米。桥也不高,离河面就一米多高。

    现在是三九天,文文爸穿着一件军大衣也冻得有些哆嗦。

    文文爸走在路上,踩得脚下的雪咯吱咯吱的响。

    桥上也有厚厚的一层雪,走的人多的地方就变成了一层冰。因为桥的栏杆很矮所以大多数人都会走桥中间,所以中间的冰多,两边的少。

    文文爸怕滑到就走了桥边,刚开始是还弯腰扶着栏杆,走了几步后发现没什么就渐渐直起了腰走。

    可走到桥中间的时候,一不小心滑了一下,文文爸就从桥上掉了下来。河面上有很多的冰洞,这是人们用来抓鱼的。而文文爸就这么好巧不不巧的正好掉进了冰洞里。

    等文文爸爬上来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脸色冻得发紫。他的心里很慌,就这样拼命地往家跑,等进了家门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文文妈也吓坏了,将邻里八家都叫了起来,也把村里唯一的大夫喊了过来。

    折腾了一夜,文文爸没事了。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子的。不过也是从那时起原本开朗的文文爸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也因为这件事,文文的满月酒没有办。

    后来,文文慢慢地长大了。文文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文文从来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夸奖。文文的妈妈在家里比较强势,爱发脾气,爱对文文的爸爸发脾气,不过文文爸从来没还过嘴,只是沉默的坐着。也爱对文文发脾气,做错一点小事就是一番责骂,后来就习惯了,学会了文文爸的沉默。文文爸对文文好一些,从来没骂过文文,当然,也仅仅是没骂过。不过在文文上小学的以后,文文再也没有被妈妈嫌弃过,因为文文的妈妈走了,去了哪里文文也不知道。而以后的记忆里文文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句“你要是个男孩就好了。”

    再后来,文文十八岁了,也结婚了。

    文文的丈夫也是刘家村人,叫刘小鹏。刘小鹏和文文同岁,但比文文大半年多。从小两个人一起长大,一起上小学,一起上初中,读完初中后一起辍学。

    其实文文上学时的成绩很好,不过家里从没有过再继续供她读书的想法,她自己也从没有想过,一切都理所应当,就这样,文文辍学了。

    文文长得很漂亮,是刘家村出名的小美人。

    两人成亲的这天,刘小鹏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可见他真的很开心。

    而文文,她从没有认真考虑过这门亲事,她感觉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很自然,两家人知根知底,条件合适,再加上两人也认识,从小刘小鹏对文文就很照顾,对她很好,并不讨厌,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至于喜欢刘小鹏吗?文文的心里也不清楚。

    不过独自一人坐在房间盖着红盖头的文文,心里确实有一些紧张,还有一些期待。

    ......

    婚后,两人的生活很普通,不过,刘小鹏对文文很好,每天文文要做的事就是做好饭等刘小鹏回家吃饭,其余时间打扫一下家务,然后就没事做了,虽然文文也想做更多的事情,可是刘小鹏不让,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两人结婚半年了,文文变得很缠刘小鹏,只要两人在一起,文文总是跟在刘小鹏的屁股后面,走到哪跟到哪。

    这天晚上,刘小鹏变得有些沉默,文文发现了,不过没问。到了晚上,刘小鹏突然对文文说:“文文,我想去当兵。”

    文文听到后楞了一下,然后小嘴儿撅了起来,眼睛也变得湿润了。什么话也没说,抱住了刘小鹏,像一个孩子一样委屈的哭了起来。文文一直没说话,就这样抱着不松手。即使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抱着刘小鹏的一只胳膊,刘小鹏试过等文文睡着后把胳膊抽出来,但没拽动。

    刘小鹏看着睡着还带着泪痕的文文,感到很心疼,对自己有些埋怨。于是下定决心:明天就告诉

楔子(一)-->>(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