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笙 第九百七十八章:头疾发作

更新:10-08 22:27 源站:快眼看书

    往常时候,将到戌时,徐氏几乎就已经睡下了,今儿都戌时过半了才刚躺下去,竟忽然就睡不着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大半晌,才好容易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也说不上是做梦还是睡得太晚的缘故,徐氏总觉得这一晚上睡睡醒醒的,头疾几乎都要发作了。

    本来就睡得不好,不想丑时过半,玉笙居那边忽然来人了,说安笙醒了。

    松鹤堂的人因得了徐氏的交代,要她们玉笙居那头一来人即刻来报,因而也不敢耽搁,忙战战兢兢地将徐氏叫醒。

    徐氏阴着张脸被叫醒,头如鼓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盼夏见势不好,忙道:“老夫人,玉笙居那边来人了,说二小姐醒了。”

    徐氏一口气就哽在喉咙口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怕不是前世的冤家吧,要不怎么早不醒晚不醒,偏等着她睡得正熟的时候醒了,她一晚上就这会儿睡踏实了,还叫人给弄醒了!

    徐氏自问是没什么起床气的,但这会儿也隐隐又要发火的趋向。

    当然火暂且还是没发,且还叫人伺候着穿上了衣裳,一路披星戴月去了玉笙居。

    ......

    玉笙居,安笙卧房,徐氏匆匆带着人来,就见安笙“一脸病容”地躺在床上,见了她来,还挣扎着要起身请安见礼。

    徐氏纵刻薄了些,但见她这样也不好强迫她守着规矩什么的,于是只好言不由衷地道:“躺着吧,既病了就别拘礼了。”

    安笙闻言喘气道谢:“多谢祖母爱惜。”

    徐氏走近了些,搭眼瞧了瞧她,随后在青葙搬来的绣墩上坐了。

    “按说这么晚了,祖母不该过来了,不过,祖母心里有件事不明,一直不安,食不香睡不着的,不问清楚了总觉得悬心,所以还是得过来问问,昨儿在宫里,你可是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了?”

    徐氏这话说的算是比较直白了。

    但当然太直白了显然也不行,要不然她就直接问安笙,是不是在宫里得罪了哪位贵人,回来才吓病了,而不是只隐晦地问到底碰上什么事了。

    安笙倒是挺“体恤”徐氏,闻言便懵懂道:“昨儿一进宫就去给四公主殿下诊脉了,诊过脉之后,又去了趟贵妃娘娘宫里,后来又去了趟皇后娘娘那,再之后,就出宫来了,要说特别些的事情,那只能算是贵妃娘娘忽然请孙女去给她瞧病这一样了,其他的,也没什么了呀?”

    徐氏很快抓住了重点。

    “贵妃娘娘叫你去瞧病?怎么回事?”

    “贵妃娘娘肝火有些旺盛,不光孙女去了,后来皇后娘娘又指派了几位太医也过去了,太医们说不是什么大事,吃几帖药就能好,孙女也就那么说了。”

    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好瞒的,宫里稍微有点儿人脉的都能打听出来。

    至于她差点儿被荣贵妃扣下的事,知道的可就不多了。

    荣贵妃不会愿意别人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约束昭阳宫的人,不许他们外传这事。

    

第九百七十八章:头疾发作-->>(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