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45 番外三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成安九年春。

    容瑕下了朝后, 发现自己的娘子与太子都不在, 他召来王德问:“王德,皇后与太子呢?”

    “回陛下, 娘娘带太子出宫了,说是要与班侯爷一起去挖宝藏。”王德仔细想了想,“娘娘还说, 当年她未出阁前, 埋了不少好东西在地里,所以带太子殿下去寻宝。”

    “寻宝?”容瑕忽然想到了什么, 面色有些不自在的摆了摆手:“朕知道了。”

    王德犹豫地看着容瑕:“陛下,是不是要召娘娘与太子回来?”

    “不用了, ”容瑕干咳一声,“让御膳房的人精心备下皇后娘娘喜欢吃的饭菜,前几日娘娘想要用蜀地的菜式,让御膳房试着做几道。”

    “陛下,您不是……”

    不是怕娘娘吃坏肚子,不让她用蜀地的菜式吗?看到陛下脸上略有些心虚的表情, 王德默默地把这些话咽了回去, 大约陛下又做了什么让娘娘不高兴的事情了。

    “母亲, ”容昇牵着班婳的手,一步一挪往山上走,旁边的班恒见他小小一团,就跟个小大人似的,便道,“太子,舅舅背你上去。”

    容昇看看班婳,又看看笑眯眯的班恒,脸红红道:“父皇说了,身为儿郎,不可娇气。”

    “你现在是我外甥,我是你舅舅,舅舅背外甥,那是喜欢你的意思,与娇气无关,”班恒蹲下身,“来,到舅舅背上来。”

    容昇有些跃跃欲试,又扭头去看班婳,班婳笑眯眯地看着他,并没有把他做决定。

    他犹豫了片刻,飞扑到了班恒背上。

    “走咯。”班恒这几年坚持锻炼,虽然上不了战场,但是体力却好了不少,背个五岁的小孩儿,跟拎个小鸡仔似的。

    “姐,我记得当年咱们就把东西埋在了这里,”爬上山头,班恒在四周转了转,放下容昇,顺便递了一把小锄头给他,“来,你跟舅舅一起挖。”

    护卫担心锄头会伤了殿下,可是见娘娘自个儿也撩起袖子,准备挖东西的样子,他们也不敢多说话了。

    “母亲,这下面真有宝藏吗?”容昇见舅舅挖了半点,也没看到宝藏的影子,对自家母亲与舅舅产生了深刻的怀疑。据说母亲与舅舅当年是京城有名的纨绔,该不会是他们偷偷挖出来花了,却又忘记了吧?

    “这是我跟你舅舅当年亲手埋下去的,怎么可能有假,”班婳见班恒挖不出东西,又拖着容昇换了另外一个地方挖,这次终于是挖出来了。

    拍拍箱子外的图,班婳打开了箱子,里面全是价值连城的金银玉器。

    “哇,”容昇从箱子里拿出一匹金骏马,“母亲,您跟舅舅埋金子玩,外祖父与外祖母没有惩罚你们吗?”

    “怎么可能……”

    “咳,”班婳斜眼看班恒,班恒语气一转,“怎么可能不罚,当年我们被罚得可惨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学我们。”

    “嗯。”容昇乖乖点头。

    班恒觉得,外甥答应得这么迅速,他有那么一点点下不来台。

    姐弟两人带着一个小孩子,把所有宝箱都挖了出来,但是不管怎么数,都少了一箱。

    “姐,该不会真的被有缘人挖走了?”班恒蹲在地上,傻愣愣地看着这些箱子,“要不就是我们记错了?”

    “别的我能记错,这个绝对不可能,”班婳用手帕擦去手掌上的泥土,“哪个有缘人这么客气,发现地底下有一箱金子,不会在四周也找找,偏偏只取一箱走?”

    “娘、娘娘,”杜九抱拳道,“天色渐晚,您跟殿下该回宫了。”

    容昇仰头看班婳,红扑扑的脸蛋上满是笑意,“母亲,挖宝真好玩。”

    班婳蹲在他面前,用一条干净的帕子擦去他脸上的薄汗:“你开心就好,那今天我们先回宫,下次再找舅舅玩,好不好?”

    “嗯!”容昇乖乖地点头,大大的眼睛澄澈如一汪碧湖。

    看到儿子这副可爱的模样,班婳忍不住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容昇脸更红了。

    “母、母亲,父皇说了,昇儿是男人,不可、不可这般的。”他害羞的捂脸,从指缝中偷偷看班婳。

    “好好好,母亲下次不亲你了。”

    “哦。”容昇垂下头,看起来乖巧极了。

    “不过你父皇今天不在,你要听我的,”班婳牵起容昇的手,在他另外一边脸蛋上亲了一口,“豆丁大的孩子,还男人呢。”

    “母亲!”容昇害羞的扑进班婳怀里。

    身为大内禁卫军统领的杜九默默望天,娘娘总爱这么逗小殿下,偏偏小殿下满心满眼都围着娘娘打转,就算跟着娘娘胡闹,被陛下留下背千字文,转头又母亲母亲的了。

    按照宫里的规矩,皇子

145 番外三-->>(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