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44 番外二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御膳房, 大厨们看着从大月宫撤下来的饭菜, 都露出了焦虑之色。

    “今日的汤, 又没怎么动?”

    “那可不是, 娘娘吃啥吐啥,据说陛下为了娘娘, 愁得头发都掉了一大把。”

    幸好陛下不是戾王, 不然他们这些厨子早就人头落地,去地下见祖宗了。他们这些大厨, 都是全国各地有名的高手,煎炸炒煮烹样样精通,唯独在娘娘怀孕这事情上给难住了。

    前几日有个厨子做了盘点心, 娘娘用了半盘,喜得陛下赏赐了几十两银子。哪知道到了第二日,娘娘又不喜欢了。为了能让娘娘多用些东西,不仅陛下绞尽了脑汁, 就连他们这些厨子,也恨不得跪在娘娘面前问, 您老究竟想吃什么?

    陛下与娘娘成亲了四五年, 一直没有子嗣, 朝上的那些大臣早就急得跳脚,想要劝着陛下纳妃,委婉一点陛下装听不懂,直接一点陛下又不理会。还有人想要跑去劝皇后娘娘,让她贤惠大度,结果娘娘什么话都不说,直接把人带到陛下面前,自然又是惹得陛下大怒。

    他们这些做御厨的,很多家里也有一两房小妾,像陛下这种有钱有才有权势的男人,反而却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连镇上那些员外都不如,御厨们很是不解。

    男人嘛,好不容易做了帝王,不就是要享受美人在怀,英雄屈膝的好日子么?

    不解归不解,但是整个后宫没人敢去招惹皇后娘娘。据传前一年有个宫女想引诱陛下,皇后娘娘还没来得及说句话,这个宫女就被太监总管处理得干干净净,都不用娘娘操半点心。

    “王公公,您怎么来了,您小心地上,可别摔着了。”

    “没事,杂家就是来替皇后娘娘跑个腿儿。”王德穿着一件紫色大内太监总管袍,手持拂尘,整个人看起来温和极了,但是整个御膳房里的人,谁也不敢得罪他半分。

    从前朝太监总管,做到当朝的太监总管,王德也算是独一份了。

    “公公您尽管吩咐,奴婢一定照办。”御膳房总管点头哈腰的跟在王德身边,见前面有一滩水,忙扑过去用袖子擦干净,“您且小心着。”

    王德点了点头:“娘娘说,想吃酸辣一些的东西,你们看着做。”

    御膳房总管点头称是,示意众人都把王德的话记下来。

    御膳房总管把王德送到门外以后,才略有些为难道:“公公,皇后娘娘与她腹中的龙子,咱们御膳房上下都十分的关心,只是这饭食……”他把一个荷包塞进王德手里,“也不知道娘娘以往喜欢吃什么。”

    “你们的用心,杂家看在眼里,陛下也是清楚的,”王德随意的接过荷包,脸上笑意不变,“不过还需要更加尽心才行,娘娘喜欢吃什么,你们就想着法做。不过有一点必须要注意,那就是对娘娘身体不好的吃食,就算有也是不能做的。”

    御膳房总管眼睛一亮,拱手道:“小的明白。”

    “嗯。”王德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陛下在娘娘跟前,向来是没立场可言的。他不敢在娘娘面前说个不字,只好来为难他们这些下人,今儿跑这一趟,就是陛下担心娘娘吃了某些东西坏肚子,可又不想惹娘娘生气,才让他特意来点醒御膳房的人。

    他回到大月宫,果然见到陛下正在细声细气哄娘娘吃东西,娘娘倒也配合,只是东西吃了没两口,就吐得一干二净。瞧陛下脸白得那样,仿佛比娘娘还要痛苦似的。

    见陛下没有心情搭理他,他老老实实地站在角落里,等待着陛下的召唤。

    以他的身份,夜里已经不用他在外殿守夜了。不过做奴婢的,又怎么能离陛下太远,若是被其他小崽子取而代之,那他王德这些年在宫里就是白混了。

    龙子在娘娘腹中七八个月大的时候,娘娘夜里总是睡不安稳,那段时间他总能听到陛下在屋子里陪娘娘说话的声音,有时候是给娘娘讲民间故事,有时候是给娘娘讲某些大臣家里的八卦。

    可怜陛下堂堂一国之君,君子风流,为了哄得娘娘高兴,竟也学着那些长舌妇人般,拿别人的私事说嘴了。

    龙子在娘娘肚子里满了九个月后,陛下就不爱在朝上听大臣扯皮斗嘴了,下朝第一件事就是往后殿跑,拉着娘娘的手唠叨个没完。

    什么若是感到不舒服,一定要派人告诉他,不管他在哪里。

    自从皇后怀孕到现在,陛下已经找了不少的医女与接生嬷嬷准备着,八字不好的、命格不太好的、接生时遇到过难产的,通通被剔出名单。这紧张的状态,真不知道究竟是陛下生孩子,还是娘娘生孩子。

    成安四年五月,京城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下雨,好在京城里有宽阔的河道,并没有发生旱灾,只是农作物因为缺水,长势不太好。

    就在陛下与朝臣们商讨引渠灌溉的事情时,大月宫突然派人来报,娘娘要生了。

    话说了一半的陛下扔下朝臣,整个人肋下就像是生出了翅膀一样,从龙椅上窜了出去,待他抬头时,就只看到一道在殿门口晃过的残影。

    王德拿自己性命发誓,他这辈子就没见过有谁跑得这么快。

    “诸位大人,皇后娘娘孕育龙子,乃是一国之喜,诸位大人请回吧。”他躬身朝这些朝臣们行礼。

    然而这些满脸正经的大臣没有谁离开,以“担心皇后”的理由光明正大留了下来。

    都是些瞧热闹的。

    王德在人群中看到了急得团团转的静亭公与静亭公世子,把他们带到了内宫。

    然后他就看到三个男人堆在一起,像是脑袋上套了胡萝卜的驴,在偏殿里转圈圈。他再看了眼什么动静都没有的产房,默默地低下头。

    做太监的,总是要养成不该看的不看这个习惯。

    “父亲,姐姐怎么没有叫疼?”

    “我又没生过,我怎么知道?”班淮搓着被汗水淋淋的手心,“当年你母亲生你的时候,熬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把你生出来,应该没这么快的。”

    “岳父,”容瑕惨白着脸看班淮,“岳母当年,也是这么安静吗?”

    “那倒不是,”班淮摸了摸鼻子,“当年她慰问了一下我们班家十八辈的祖宗。”他记得班恒出生以后,生完孩子没什么力气的阴氏,还顺手给了他一巴掌。

    那一巴掌并不重,但是看着床上憔悴的女人,他就下定决心不再要孩子。

    看着紧闭的房门,想到自己疼爱多年的女儿,又要遭这样的罪,他就看容瑕有些不顺眼。但是想到这可是皇帝,他觉得自己应该把这种情绪控制一下。

    “十八辈祖宗……”班恒扭头看了眼容瑕,他姐等下如果慰问容家十八辈祖宗,陛下不会生气吧?

    容瑕这个时候,也顾及不到岳父与舅兄弟的心情了,他在屋子里打着转,时不时去门口偷偷望上两眼。中途班婳喝了半碗鸡汤,看着端出来的空碗,三个男人都松了一口气。

    “陛下,”王德见陛下脸白得快要晕倒,忍不住开口劝慰道,“您不要太担心,国公夫人在里面呢,娘娘有她陪着,定不会有事的。”

    宫里没有其他女眷,陛下的母亲又早逝,所以静亭公夫人常常进宫照顾娘娘,这样陛下也能放心一些。

    “你说得对,有岳母在里面,朕也放心多了。”容瑕怔怔点头,但脸色仍旧没有好多少。

    见到陛下这样,王德也不再劝,说什么都没用,因为他实在看不出来陛下有哪里放心了。

    半个时辰后,班恒再次忍不住问:“父亲,怎么还没出来呢?”

    “你急什么,早着……”

    婴儿哭声从屋内传出,声音又响又亮,连房顶都跟着震了震。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皇后娘娘喜得一子。”

    生、生了?班恒傻愣愣的冲到门口,被守在门口的宫女拦下:“世子,您不能进去。”

    班恒忙止住脚步,他高兴得傻了,这个时候他确实不太适合进去。

    “娘娘怎么样了?”

    “娘娘一切都好。”

    班恒见容瑕从门口挤了进去,什么人来劝说都没用,脸上露出了一个笑来。回头看父亲,哪知道父亲竟然蹲在门口抹眼泪,“父亲,您怎么了?”

    “我这是高兴的。”班淮抹了抹眼,指着外面,“下雨了。”

    班恒顺着班淮的手望过去,竟然真的下雨了,这场雨下得纷纷扬扬,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雨水的甘霖中。

    俗话说,龙行有雨。小皇子伴随着一场甘霖出生,在很多人看来,这就是龙子的象征,朝上满是庆贺声。

    所有人都看得出陛下对小皇子有多看重,不仅亲手挂弓,还亲自照顾皇子,日日去探望坐月子的皇后,这是很多男人都做不到的。

    未满月的孩子,除了哭就是睡,很多男人平日里就是去瞧上几眼,其他事情一概不管,像陛下这种亲力亲为,虽然不太常见,也能夸一句慈父心肠。

    月子里很多吃食需要忌口,班婳胃口不太好,一看到汤汤水水就头疼,偏偏容瑕总是想着法让

144 番外二-->>(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