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39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周老乃是国之肱骨,对年轻一辈不太了解也是正常的,”容瑕在名单上勾了几个名字,“朕既已登基, 天下百废待兴, 明年开恩科,广纳天下贤才。”

    “陛下圣明。”几位朝臣齐齐行礼,这几年因为蒋家人瞎折腾,不少读书人受到迫害。如今陛下开恩科, 最高兴的定是天下文人。唯一的问题就是现在把告示张贴到全国各地, 有些偏远之地的读书人,只怕是来不及赶到京城。

    周秉安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容瑕道:“既然不是按照规矩举行的科举考试, 时间也不用拘泥以往, 把时间定到四月底,倒也方便。”

    “陛下仁德, 为天下文人着想,微臣替学子们谢过陛下恩典。”

    “依朕看,这次科举就由你、姚培吉、刘半山三人负责, ”容瑕早已经习惯这些老狐狸没事就爱捧一捧他的行为, 他从不当真,“刘爱卿岁数尚轻,大事上还是要由二位做主。”

    新帝登基后举行第一次科举,就让他们来负责,这是莫大的脸面,同时也表明了新帝对他们的信任。周秉安与姚培吉都是聪明人,知道陛下有意培养刘半山,当下便满口答应下来,顺便又夸了刘半山一番。

    刘半山如今不过而立之年,已经领了大理寺卿的职位,日后可提拔的空间可大着呢,就算为了子孙后代着想,他们也不想得罪这个人。

    待这些朝臣离开以后,容瑕才再次低头去看周秉安等人呈给他的这份名单,朱笔在谢启临名字上停了很久,最终还是再次划掉了他的名字。

    “陛下,皇后娘娘来了。”

    “快请。”容瑕站起身就想到门口迎接,可是低头一看这份名单,随手拿了份奏折改在了上面。

    “容瑕。”班婳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盘点心,有些像是容瑕曾在班家吃过的那个,太久没有吃,味道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知道这么一盘点心,比这么一盘银子还要值钱。

    “这厨子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你尝尝。”班婳把盘子放到桌子上,捻起一块放到容瑕嘴里,“好吃吗?”

    容瑕点头 。

    “你整日待在殿里处理事务,别把身子累坏了,”班婳把他按在椅子上坐好,替他按着肩膀。

    容瑕抓住她的手,伸手把她捞进自己怀里,“说吧,是不是出去惹什么事了”

    “啊?”班婳莫名其妙的看着容瑕,“我为什么要出去惹事?”

    见她一脸茫然无辜的样子,容瑕把一块点心喂到她嘴边,一边喂一边道:“前几日出宫,你玩得很晚才回来,对我也是这么热情。”

    “这话说得,好像我平日对你不好似的。班婳吃下点心,在容瑕指尖重重一咬,哪知道容瑕不闪不避,只笑着任由她咬。

    “你傻了么?”班婳见他指尖留下了自己的牙印,有些心疼又有些心虚,“外面不是下雪了么,我想你陪我出宫看看雪景。”

    “明日?”容瑕想了想,“好,待下了朝我就陪你去。”

    “说好了,就不能改口啊,”班婳在他腮帮子上亲了一口,“乖,继续批你的奏折,我就不打扰了。”

    “等一下,”容瑕把她拉了回来,在她唇角重重亲了两口,“你个小没良心的,达到目的就走,坐在这儿陪我一会儿。”

    “那你批奏折,我看话本陪你。”班婳揽着他的脖子,笑眯眯道,“若是让我给你洗笔研磨也是可以的。”

    “罢了,”容瑕把她抱起来,放到铺着软垫的椅子上,“你坐在这陪我就好。”

    他招来王德,让他取来两本班婳喜欢的话本,又给她备好瓜果点心,才坐回御案边做自己的事。两人爱好性格虽然不太一样,但是坐在一起,就莫名的和谐。

    没过一会儿,容瑕见班婳趴在桌沿边睡着了,摇头轻笑一声,把大氅盖在班婳身上,拦腰把人抱起,走出了御书房。候在外面的太监宫女见状,忙撑伞捧壶,替帝后遮住从外面吹过来的寒风。

    “陛下……”

    女官刚开了一个口,就被容瑕冷淡的眼神吓了回去,他看了眼外面的风雪,加快步子把班婳抱回了后殿。

    “你们都退下吧,”容瑕坐在床沿边,看着安睡的班婳,让屋子里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容瑕怔怔地看着班婳,这张脸自己几乎日日看着,可是却怎么都看不腻。世人都说,父母看自己的孩子,总是越看越觉得自家孩子无人能及。可他是婳婳的夫君,为何每每看着她,也会觉得世上没有哪个女子比得过他?

    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娘子比谁都好,眼睛比他人更有神,嘴巴比别人更加润泽,眉毛比别人漂亮,就连生气的样子,也好看得让他心中酥软成一片。

    总不能说他把婳婳当做自己女儿般了?

    他自嘲一笑,走出内殿的时候,见到几个宫女静立在外面,他停下脚步,看向其中一人:“你叫如意?”

    “奴婢如意见过陛下。”

    “你一直在娘娘身边伺候?”

    “回陛下,奴婢十岁的时候就在娘娘身边伺候,已经在娘娘身边伺候十年了。”如意有些意外,陛下从不与娘娘身边的丫鬟多说一句话,也不关心她们叫什么,有娘娘在的时候,陛下眼里几乎看不见其他女人,今日……这是怎么了?

    如意心里有些不安,却不敢显露出来,只能老老实实地等着陛下开口。

    容瑕想问她有关婳婳与谢启临的事,话到嘴边却又问不出来,他眉梢微微一动,“朕知道了,好好伺候。”

    “是。”如意见陛下并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躬身退到了一边。

    等容瑕离开以后,玉竹好奇的问:“如意姐姐,陛下这是怎么了?”

    “陛下的心思,也是你能揣测的?”如意狠狠瞪她一眼,“你这好奇的性子若是不压下去,还是早早打发了你去国公府,以免闯下祸事给娘娘增添麻烦。”

    玉竹面色一变:“如意姐姐,是我错了。”

    如意见她受教,语气好了几分:“非我对你严厉,只是姑爷现在已经是陛下,我们作为娘娘身边的人,言行当更加谨慎才是。”

    玉竹老老实实地点头,她日后不敢了。

    “陛下,”王德撑着伞躬身走着,“老奴瞧着您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请一名御医来给您把一把脉。”

    “不必了,”容瑕摇头,对王德道,“朕很好。”

    王德犹豫了片刻,又道:“陛下,您是……听了安乐公主的话,心里不太畅快?”

    容瑕停下脚步,偏头看了王德一眼。

    王德被这个眼神盯着浑身发寒,把伞递给身后的太监,就跪在雪地里请罪。

    “起吧,朕并未怪罪于你,”容瑕把手背在身后,看着廊外的风雪,“你在宫里伺候了这么多年,安乐公主的话是真还是假?”

    “娘娘当年与谢二郎订婚的时候,她才多大呢?”王德小心翼翼看了眼容瑕的脸色,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奴婢在宫中伺候,虽然称不上了解娘娘,但是娘娘的性子奴婢还是知道的。”

    容瑕挑眉看他。

    “爱憎分明,从不会在感情上委屈自己,”王德躬身行了一个礼,“要说送谢二郎的诗集是千辛万苦寻来的,奴婢是一百个不相信,最多是恰好得了一本,而四周亲朋又没人喜欢这些,便顺手送给了谢二郎。”

    “与娘娘交好的那些公子小姐,可没人喜欢这些东西。”

    容瑕表情有些微妙,他挑眉看王德:“是吗?”

    “奴婢一个阉人,哪知道儿女感情这些事,”王德干笑道,“就是凭借自己所见所闻来推断而已。”

    “你说得对,送一本诗集算不得什么,”容瑕抬了抬下巴,眼底露出几分笑意。

    当初婳婳送了他那么多千金难得的孤本画册,可从未舍不得。更何况那时候他们还不是未婚妻,婳婳对他便这么大方。谢启临做了婳婳两年的未婚夫,也不过得了一本婳婳最嫌弃不过的诗词集,实在称不上喜欢二字。

    回到御书房,容瑕在谢启临名字旁边做了一个批注。

    把其发至西州任知州。

    既然有些才能,而他又不想见到他,不如这样最好。

    当天晚上,谢启临接到了朝廷下发的委命书,看着上面盖上的大印,他有些意外,又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容瑕竟然愿意给他一个官职,这实在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看着满脸激动的双亲,谢启临把所有的猜测都压在了心底。他走出屋子,看着从天际飘摇而下的雪花,心中五味陈杂,说不上高兴还是难过。

    或许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落落,这种失落感,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到无视,一辆马车从朱雀门驶出,车辕在积雪上压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马车一路从闹市经过,直到京郊的冰场才停了下来。这座冰场是京城某个纨绔修建,到了冬日的时候,邀上几个好友与美人,在冰上玩闹,或是请一些冰嬉高手来玩些花样,来供他们欣赏,也算是趣事。

    这个纨绔姓钱,在京城中的地位不高不下,平日像周秉安、班恒这种高等纨绔,基本上都不带他一起玩。所以这次听说班恒这位国舅爷要借用他的冰场,钱公子高兴得一整晚都没睡觉,让家里的下人连夜把冰场打理了好几遍,确认就算扔几匹马到冰上,都稳稳当当以后,才放下心来。

    钱公

139-->>(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