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38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班婳被王德请到前殿,她见前殿站了好几个宫女, 略挑了挑眉, 容瑕平时在前殿不喜宫女伺候,怎么今日会有这么多宫女在?

    “娘娘,请坐这边。”王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示意让班婳坐到屏风后面。

    “你们家陛下又让我听墙角?”班婳提起裙摆,迈上台阶绕过屏风坐下,“说吧,是不是有人想给你家陛下告密?”

    王德陪笑道:“娘娘真是料事如神,确实有人特意求见陛下, 此人与娘娘有些来往,陛下思来想去, 不好驳了此人颜面,便让奴婢把娘娘请来。”

    “看来还是旧人,”班婳轻笑一声,笑声中无喜无怒。

    王德偷偷打量皇后的神情,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多少情绪,仿佛这位旧人并不能牵动她的情绪。他垂下头退到一边, 皇后娘娘的心思, 有时候确实让人难以捉摸。

    正想着,外面传来脚步声,王德给班婳行了一个礼,躬身退到了屏风外面。

    等王德离开以后,班婳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忽然又释然一笑,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坐在了椅子上。

    “公主殿下,”王德上前给安乐公主行了一个礼,“您请稍坐,陛下待会便来。”

    安乐公主冷笑一声:“你倒是一条好狗。”

    王德笑着行了一礼,礼仪上挑不出半分错处。安乐公主面色稍微一变,顾忌到这里是容瑕的地盘,不敢说太多过分的言语。但是身为前朝公主,她对王德是有恨意的。明明是父皇身边的太监总管,现在却摇着尾巴在新朝皇帝面前伺候,什么忠心主仆情意全都不顾了。

    她眼睑微垂,看到王德交握在腹前的一只手掌缺了三根手指,心中的怒气又消去不少。这三根手指,据说是他护住父皇时被二弟伤的。想到二弟做的那些事,安乐脸上的怒气全消,揉了揉额际,“我不该怪你。”

    王德脸上的笑容不变:“多谢公主殿下宽宏大量。”

    “王公公客气了,”安乐苦笑,“我如今……”

    她不过是个前朝公主,对方却是大内太监总管,若是想要刁难她,她也只能受着。这个公主的名号看似风光,实际也只是面上好看罢了。

    王德朝安乐拱手道:“殿下能够想通便好,您与娘娘交好,只要有娘娘在,谁又敢开罪于你?”

    这话是王德看在以往的主仆情分上,有意提醒安乐公主一句,若是对方领会不了,他也无话可说了。安乐公主从小受尽宠爱,从未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唯一给她添堵的驸马最后落了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再后来她便过着奢侈风流的日子。顺风顺水日子过久了的人,有时候会看不清现实,希望这位与娘娘有几分交情的公主不会犯这种傻。

    安乐公主苦笑一声,正准备说上几句话,殿门口的宫女们纷纷跪了下来。她心头一跳,是容瑕来了?

    不自在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她望着门口,等了几息的时间,容瑕终于走了进来。对方穿着一身玄色锦袍,袍子上绣着浅色云纹,看起来既儒雅又贵气。

    但这个看似温和的男人,却在一日之内,杀了几百个人。这些人全是曾与二弟同流合污,手染百姓鲜血的人。武将推崇他,说他杀戮果决,有明君之犯。读书人崇敬他,说他心怀仁德,善待有才之人,是位步难得的仁君。

    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他原本只是蒋家皇朝的一个侯爷,甚至在蒋家皇朝还有太子的情况下,龙袍加身建立了一个心的朝代,而且还把这个朝代名为赢。

    赢,胜利也。

    明明是一个充满野心与算计的人,为什么这些人都跟疯了一般推崇他?

    安乐心中明明有很多不甘,但是面对容瑕,她面上却不敢露出半点情绪出来。她规规矩矩行了一个礼:“见过陛下。”

    “公主不必如此多礼,请坐。”容瑕走到上首坐下,“不知殿下今日来,所为何事?”

    “罪妇想问陛下几个问题,”安乐犹豫片刻,“只要您愿意坦诚相告,罪妇愿意告诉您关于皇后娘娘的秘密。”

    “哦?”容瑕脸上露出一个十分复杂的笑意,“公主请问。”

    “二……戾王真的让人给父皇下毒了?”

    “是。”容瑕点头,“戾王确实让人给云庆帝下药了。”

    安乐面色瞬间惨白,眼泪顺着面颊流下,她用手背抹去泪痕,“多谢陛下告知。”

    “殿下还有什么想问?”容瑕侧身看着后面的屏风,仿佛在欣赏屏风上的猫戏牡丹图。

    “陛下身上可有蒋家的血脉?”

    “公主你忘了?朕的外祖母虽然被逐出皇室,但也是蒋家的血脉,这样算起来,自然是有的,”容瑕挑眉看向安乐,“殿下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我想问的是……”安乐定定地看着容瑕,“你是否有父皇的血脉?”

    殿内死寂一片。

    “嗤,”容瑕嗤笑一声,“殿下,外面那些无知之辈的谣言,你可万万不要当真。朕身上虽有几分蒋家皇朝血脉,但确确实实乃容家子孙。这种惹人误会的话,殿下日后还是不要再说,免得愚昧之人当了真。”

    安乐脸上最后几分血色散去,她整个人瞬间失去了生机,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我……知道了。”

    原来容瑕真的不是蒋家血脉,她连自己骗自己都做不到了,她们蒋家皇朝,真的尽了。她用手绢擦了擦眼角,把最后的泪痕擦净,“陛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朕没有什么想问的,”容瑕笑了,“朕的皇后就是世间最有趣的一本书,朕日日看,时时看,都不会觉得厌倦。若她真有什么秘密,也是朕来一点点挖掘,这也算是夫妻间的小情趣。既然殿下心中疑惑已解,就请回吧。”

    “几年前我还跟她取笑,说她那般喜欢美男子,只有嫁给你,因为整个京城再没有比你更好的男人了,”安乐神情有些怔忪,不知道是在怀念往日与班婳交好的时光,还是在怀念当初被众星拱月的自己,“那时候婳婳还说,你喜欢的定是神仙妃子般的人物,她不会去凑热闹。”

    谁能想到,她当年一句戏言竟然会成了真。

    京城第一美男谁也没有看上,偏偏求娶了名声不太好的班婳。

    “约莫这就是缘分,”容瑕脸上的笑意更重,“上天注定要朕娶到婳婳,朕很感激。”他抬了抬手,“王德,送安乐公主回去。”

    “是。”王德松了口气,幸好这位殿下没有说不该说的话,不然被屏风后的娘娘听到了,定是会伤心难过的。

    “你这么爱她,”安乐公主站起身,语气变得有些怪异,“是不是能够忍受,她心中曾有别的男人?”

    容瑕眼睑微颤:“殿下,朕与皇后夫妻情深,殿下如此编排,有何用意?”

    “夫妻情深?”安乐公主语气有些嘲讽,“不过是你自以为是的情深罢了,你见过她第三个未婚夫吗,难道不觉得他长得像谁?”

    对容瑕,安乐公主还是恨的,她恨不得他日日过得不痛快,一辈子都求而不得,才能压下心头的那股恨意。

    “婳婳根本不爱你,当年她愿意与谢启临订婚,是因为她看上了他,不然以谢家的地位,又怎么可能与班家嫡女订婚?”安乐嘲讽地看着容瑕,“就算你是京城第一美男,惊才绝艳又如何,让婳婳动心的人,不是你!”

    “胡言乱语!”王德呵斥住安乐公主,“娘娘与陛下的情谊,岂容你编排,还不快快退下!”

    “当初婳婳得知谢启临喜欢诗词,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找来千金难寻的孤本送给了谢启临,”安乐公主抬高下巴,“本宫当初是她最好的闺中密友,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对哪个男人动了心?”

    “容瑕,纵然你得到了我蒋家的天下又如何,婳婳看上你的,也只有你这张脸罢了。待你不再年轻时,她自然能够欣赏其他男人,终其一生,你也无法得到她的真心!”

    “你以为朕会相信你的挑唆?”容瑕神情平静地看着安乐公主,“你若是婳婳的好友,又怎么会当着朕的面说这些话,你有没有想过,这些话会给婳婳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你这样的人不配做婳婳的朋友,也不配叫她的名字,”容瑕站起身,声音冷厉,“若日后朕听到你再叫皇后娘娘的名讳,定治你对皇室不敬之罪。”

    安乐被容瑕的眼神盯得有些畏惧,大脑一片空白,待她出了大月宫,才发现手心后背一片冰凉.

    “殿下,”王德停下脚步,作揖道,“您请慢走。”

    安乐公主看着他道,“我可以去见一见婳……皇后吗?”

    “您想见皇后?”

    安乐发现王德的表情有些怪异。

    “是。”

    “殿下,真是有些不巧,今日娘娘召见了杨氏,只怕没时间见您了。”王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殿下,下次再来吧。”

    “杨氏?”安乐公主看到远处有一个妇人朝这边走过来,此人畏畏缩缩,眼神飘忽,看起来十分小家子气,“就是她?”

    “正是。”

    “本宫知道了。”安乐公主没再说其他的,走出了大月宫的地界。王德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再也看不见,才转身回去。

    有些情分,是禁不起消磨的。

    殿内十分安静,容瑕坐在御案前没有动。班婳从屏风后走出,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本奏折,便道:“有什么想问的吗?”

    容瑕放下奏折,抬头看向班婳。她脸上神情十分自然,无惊无怒,甚至没有被朋友编排后的伤心,仍旧是那自在洒脱的婳

138-->>(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