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37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娘娘, 石氏没了。”

    班婳描眉的手一顿,她放下眉黛,叹口气道:“几时没的?”她对石氏极其厌恶, 因为这个女人为了权势,什么都不顾及, 甚至想要她男人的命。可她又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怜,从小被养移了性子, 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活着, 还是为了父母培养出来的虚荣活着。

    她知道石氏活不了, 就算她让石晋把石氏领回去, 石氏也只有死路一条。

    她不死,永远都是皇家的一根心头刺, 而她就算活着, 也只能冷冷清清过一辈子, 甚至还有可能影响石晋的仕途。石家只剩下石晋了, 她这种看重权势地位的女子, 是舍不得让石晋被连累的。

    “昨夜三更过后, 服药而亡。”如意拿过梳子, 替班婳挽好头发, “据说今天早上被发现的时候,早已经气息全无。”

    “我知道了。”班婳打开口脂盒,沾上一些口脂到指腹,然后点到了唇上,闭了闭眼,“让他们备马,我要出宫。

    皇家给了石晋一个恩典,就算这个恩典自杀了,石晋也只有感激的份。

    班婳从铜镜前站起身,在宫女的伺候下换好骑装,看着这个华丽宽敞的屋子,深吸一口气:“走。”

    静亭公府。

    班恒刚练完一套拳脚功夫,正趴在桌边哼哼唧唧地让小厮给他按肩膀,听到下人来说尚书令家的公子周常箫来了,便道:“让他直接进来便是。”

    周常箫进门见班恒汗流浃背趴在桌边喝茶,走到他身边坐下:“最近几天你怎么回事,也不出门跟我们玩了,该不会真是要读书上进了?”他本来还想问问皇后娘娘有没有受伤,但是见到班恒这么轻松的样子,就可以确定皇后应该没受伤。

    不然以班恒的性格,早就上蹿下跳,拖着他们一起想办法抓凶手了。

    “上什么进,”班恒愁着脸道,“你不会懂我的苦。”

    “都做国舅爷了,还苦什么?”周常箫翻个白眼,“这就是抱着金娃娃说自个儿穷,让其他人听见,非揍你不可。”

    “你以为……”

    “世子,皇后娘娘来了!”

    听到这话,班恒从凳子上蹦起来,转头拽着一个中年男人道:“蒋师傅,我这几日真有好好练功,等下我姐来了,你可要如实相告,不然我姐会揍我的。”

    “请世子放心,在下一定会如实相告。”

    周常箫比班恒还要震惊,皇后娘娘……出宫了?

    昨日整个京城都被陛下翻了个底朝天,全城都开始解严,皇上怎么会让皇后娘娘出来,难道是凶手已经被抓住了?

    脑子里想了一堆有的没的,周常箫在见到班婳进来的时候,还是规规矩矩行了一个大礼。

    “常萧这些日子好像胖了些?”班婳仔细看了他几眼,往凳子上一坐,漂亮的凤目扫过班恒,班恒陪着笑凑到她跟前,“姐,他整日里吃吃喝喝,怎能不胖。”

    班婳伸手在班恒手臂上一摸,满意的点头:“看来你这几日确实练了几下拳脚。”她起身对中年男人抱拳,“蒋师傅,辛苦了。”

    “娘娘折煞在下了。”蒋师傅笑着回了班婳一个大礼,转身退了出去。

    周常箫与班婳还算熟悉,不过以前班婳只是出身高贵的贵族女子,算是他们纨绔团体中比较有威望的那一个,他们与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多大顾忌,现在对方成了皇后,他反而有些不太自在了。

    他一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班婳调侃他胖了,他也就笑呵呵的应着,在心中暗暗后悔今天来班家凑热闹。

    “常萧,还站着做什么,”班婳见周常箫不自在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你是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

    “嘿嘿,”周常箫挨着班恒坐下,“昨日听闻娘娘遇刺,我们也不敢随意讨论,进宫更是不方便,所以今日我来,就想来问问阿恒,您有没有受伤。”

    好歹是一起坑过人,一起听过曲儿的朋友,虽然对方现在发达了,他们这些纨绔还是有些担心的。

    “放心吧,我若是有事儿,这会儿哪还能出宫,”班婳喝了一口茶,“我就是在宫里带着有些闷,出来走走。”

    周常箫顿时露出灿烂笑容:“娘娘您是凤凰命格,受上天庇佑,定是遇难成祥,好事不断的。”

    “一段日子不见,你还能相面了,”班婳放下茶杯,“父亲与母亲怎么没在府里?”

    “今日一早他们就去观里祈福去了,”班恒想了想,“恐怕要傍晚才会回来。”

    昨日她出了事,今天父亲与母亲就去道观祈福,这是为谁求福,不用说就知道。她有些愧疚的放下茶杯,“我让二老担心了。”

    “这哪能怪你,全都是刺客不好,”班恒一拍桌子,怒骂道,“你的亲卫够不够,不够的话把我们府里的亲卫再调一些去。”

    周常箫抽了抽嘴角,把自家培养的亲卫带进宫,这是嫌陛下对班家太好,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实际上,他听闻陛下竟主动召皇后的亲卫入宫,行保护皇后之时,就感到十分的意外。后宫是什么地方,那是帝王寝宫,又怎么任由外人带武将进去,难道就不怕引起宫变?

    要知道云庆帝,就是死在亲儿子手上的,有了前车之鉴,陛下还如此厚待娘娘,娘娘这调1教男人的手段,可真是一绝。难怪他家那些姐姐妹妹们,都爱跟他打听皇后娘娘一些兴趣爱好,想要学一学娘娘的驭父手段。

    当初多少人说陛下求娶娘娘是出于无奈啊?

    结果现实却给了人重重一巴掌,两人成亲以后,两天传出成安侯又给福乐郡主买什么了,成安侯又陪福乐郡主到娘家小住了。尤其是班家被抄家,成安侯不怕受连累,荣养班家人不说,还对福乐郡主越加细心这件事,让京城无数女子艳羡。

    他自己就是个男人,要他这样对一个女人,他恐怕做不到,也不愿意这么做。

    “既然父母都不在家,你们两个骑上马陪我到外面走走。”班婳拿帕子擦去班恒额头上的细汗,“去换身衣服。”

    “好嘞。”

    班恒乐颠颠往屋子跑。

    班恒离开以后,周常箫老老实实低着头,不敢看班婳的脸。

    “文碧还好吗?”班婳所问的,是周常箫的胞妹周文碧,她与周文碧交情还不错,所以便想要多问几句。

    “舍妹一切都好,前些日子跟人订了亲,婚期定在明年三月,到时候请……”周常箫想说请班婳来喝喜酒,想起以班婳的身份,来参加他妹妹的喜宴已经不合适了,便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到时候还请娘娘赏赐几样好东西,给舍妹添添妆,让她在夫家也能多几分颜面。”

    “你放心,好东西少不了你妹妹的,”班婳笑了笑,看来这次的动荡,真让这些纨绔改了不少。若是以往,以周常箫的性格,想说什么就一口说出来了,哪像现在,还知道把不适宜的话吞回去。

    人总是要长大的,就算是纨绔,也要从一个轻狂的纨绔长成稍微沉稳一些的纨绔。

    不多时班恒跑了出来:“姐,我换好了。”

    班婳替他压了压衣襟上的一处褶皱,笑着点头。

    茶坊酒肆中,说书人讲着英雄佳人的恩怨情仇,爱恨离别。班婳坐在桌边,听着说书人用慷慨激昂的语气来形容她的美貌,又说她如何厉害,一刀斩敌十人,再也忍不住捧着茶杯笑出来。

    班恒小声问她:“姐,一刀斩敌十人,这把刀要多长?”

    “三四十尺?”班婳忍俊不禁,“我可扛不起这么长的大刀。”

    “这些说书人最爱夸张了,”周常箫切了一声,“唯一真实的地方,就是形容您美貌与在军中威望那里了。”

    班恒不屑地瞥了周常箫一眼,这拍马屁的本事,还不如他的一半,也好意思在他面前显摆。

    “你这老头儿说得好生没道理,皇后与陛下乃结发夫妻,陪伴他上战场本是应该,”一个看起来有些寒酸的男人道,“什么巾帼英雄,什么英明神武,她若是真有那么厉害,当初还会被那么多男人抛弃?”

    这个男人喝了几口酒,胆子便大了起来,他见自己出口以后,其他人都不敢再说话,于是显得更加得意,“要我说,这全是因为咱们陛下心好人厚道,让她一个女人有上战场的机会,还让她做了正宫皇后。若我娶了一个被退婚几次的女人,绝不会让她做皇后。”

    “所以你这种人只能在我们这里赊酒喝,”堂倌阴阳怪气地嘲讽道,“连个媳妇都娶不到,也好意思对咱们皇后娘娘说三道四,不如用你那两寸钉撒点尿照照,你是个什么东西。”

    堂倌这话一出,大堂上的人都笑了出来,有人嘲笑他穷,有人嘲笑他一个媳妇都娶不到,倒是没人说皇后娘娘被退婚几次有什么不对。

    “咱们娘娘退婚几次又怎么了,说明这些男人都配不上她,”一个妇人瞥了男人一眼,“你这种人也配谈论娘娘,呸。”

    京城中不知何时刮起一股模仿皇后娘娘的风气,女儿家以会骑马射箭为荣,就算不上场诗词歌赋也能挺直腰杆说一句,她们的皇后娘娘就算不擅长诗画,同样能号令群雄,惊艳四海。

    怒火刚升到一半的班恒,见大堂里那个口出妄言的男人已经被群众的愤怒包围,刚升上去的怒意又默默消了下去,一时间竟有些哭笑不得。

    他转头对班婳小声道:“姐,没想到你现在这么有号召力。”

    

137-->>(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