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36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136 (第1/3页)

    和亲王不忍地移开视线,他缓缓开口道:“二弟,这是你应受之罪。”

    “连你也怕了容瑕么?”蒋洛趴在门前, 声嘶力竭道, “若是连你都不管我, 这个世间就没人再管我了。”

    “你可真够不要脸的,”班婳挡在和亲王面前, “做下这么多恶事, 还好意思装可怜。不过是见表哥心软,你就恃宠而骄罢了。”

    刘半山觉得, 恃宠而骄这个词语, 似乎不太合适用在这里。

    “班婳……”蒋洛怔怔地看着班婳, 忽然疯狂地笑了出来, “你一个前朝郡主跟容瑕在一起,又会有什么好下场?今日我落得如此凄惨的地步, 你又能得几日好?”

    班婳冷笑:“不管我能有几日好, 至少现在的我是皇后, 而你是阶下囚。与其关心我,不如想想你以后的日子。”

    “婳婳于朕, 是亲人是伴侣亦是最在意的人, ”容瑕走到班婳身边,眼神如冬日的寒冰,冷得让人从骨子里发寒,“看来戾王你被关押到此处的时间还是太少,不然也不会如此胡言乱语。”

    蒋洛想起被关押在天牢里的这些时日,眼中露出惧色。

    班婳神情平静地看着蒋洛,微微垂下了眼睑。

    容瑕不再看他,转头看向和亲王:“和亲王,你觉得朕会相信刺杀婳婳的人,会是他安排的?”

    和亲王看着牢中的蒋洛,半晌才艰难地开口:“不是他。”

    “看来……殿下知道凶手是谁?”容瑕转头看向和亲王,仿佛只是在问一句很轻松的话。

    和亲王沉默良久:“是,我知道。”

    班婳诧异地看着和亲王,她一直以为此事与和亲王无关,但是和亲王忽然说,他知道凶手是谁。

    “谁?”

    天牢中安静了很久,班婳看着和亲王没有开口。

    “我的王妃,石素月。”

    和亲王府。

    石氏换上自己最华丽的衣袍,头戴九凤钗,端坐在太妃椅上。禁卫军冲进来的那一刻,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和亲王妃,”杜九踏进主院,看着上首端坐的女人,她雍容华贵,虽不是极美的女人,但是一身气度,却是普通女人难及的,“微臣奉陛下之命,缉拿你进宫。”

    “缉拿?”石氏缓缓站起身,“本宫早就料到有这一日,新帝又怎么容得下我们这些前朝旧人,左右不过是一条命,他容瑕想要,便拿去吧。”

    杜九淡笑:“王妃想岔了,微臣请王妃协助调查皇后娘娘被刺客袭击一案。”

    石氏面色微白,嘴上的气势却半点不弱,“陛下想要做什么,不过一个命令而已,何必找什么借口。本宫身为一个弱女子,唯有听命而已。”

    杜九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陛下为难前朝旧人,这种后宅女人的小手段,他做密探的时候见过不少,所以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看了眼四周大气不敢发的和亲王府下人,轻笑一声:“王妃,非后宫高位女子,不可擅自称本宫,请王妃慎言。”

    “还请王妃即刻出发。”

    石氏冷笑一声,走出了门外。

    走出和亲王府大门时,她停下脚步看向杜九:“王爷呢?”

    杜九躬身行礼:“请王妃不要担心,和亲王殿下很好。”

    石氏皱了皱眉:“我问的不是他好不好,我想知道他……”她语气一顿,终究没有再开口。

    此时天色已经黑尽,除了悬挂在王府的两盏灯笼,石氏在街道上看不到半点光亮。她看了眼停在面前的马车,做工精致,上面还雕刻着凤凰。

    扶着婢女的手踏上马车,她回头看这些围在马车四周的护卫,这些人的脸全都陷在阴影中,无端让人觉得胆寒。

    朱雀门外,石晋被守卫拦在了门外。

    “石大人,您请回吧,天色已晚,陛下不会见您的。”护卫不敢得罪石晋,只能好言相劝,“您若是有要事,末将愿意把折子递到大月宫,但这个时候您若是进宫,只怕是有些不妥。”

    “请诸位代为通传,微臣确有急事!”

    两位护卫互看一眼,犹豫了很久后,才无奈道:“您稍待片刻,末将这就托人去给你通报一声,至于成与不成,末将也不敢保证。”

    “多谢两位将军!”

    “不敢不敢,”护卫不好意思笑道,“我们不过是看门小将,怎么配称为将军,石大人折煞末将了。”

    “等等,这里不是朱雀门,”石氏掀开马车帘子,往四周看了一眼,“这里是宣武门。”

    杜九没有理她,直接带着人进了宫。

    大月宫正殿中,班婳坐在容瑕右边,和亲王坐在下首,神情有些恍惚晦暗。见杜九进来的时候,他往杜九身后看了一眼。

    “陛下,娘娘,和亲王妃已经带来了。”

    “宣。”

    容瑕看了眼和亲王,语气冷淡,“和亲王,可有什么事需要说的?”

    和亲王默默地摇头,整个人颓废极了。

    石氏走进殿,没有给容瑕与班婳行礼,也没有看和亲王 ,她直直地站在殿中,毫不躲闪地看着容瑕与班婳,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意,“你们现在坐在上面,不过是你们手段更高明而已。”

    “你这人好生奇怪,你不去怪蒋洛鱼肉百姓,你不怪蒋家把整个天下弄得一团糟,却把所有的怨气撒在我们身上,”班婳反唇相讥,“朝代更替乃是自然,蒋家的帝位,不也是从司马家夺来对的吗?”

    “班婳,你有今日地位,不过是因为你有张漂亮的容貌而已,”石氏扬了扬下巴,“你不必与我伶牙俐齿,显摆你皇后的身份。后宫中,最不缺的便是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你早晚有失意的一天。”

    “我有张好看的脸怎么了,吃你家米喝你家水了,”班婳从桌前站起身,笑着道,“其实我觉得你们石家两姐妹有很多共通之处,比如说总是瞧不上我这张脸。”

    “可是你们凭什么又瞧不起我,就因为我美?”班婳笑出声,“若美就让你们瞧不起,那我愿意让你瞧不起一辈子。就是不知道有些人,究竟是瞧不起我,还是羡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