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34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伸手扶住容瑕的手,班婳捏了捏他的腰:“堂堂帝王, 还学小伙子爬窗户,丢不丢人?”

    “为博得佳人一笑,别说让我爬窗户,让我爬墙都行。”容瑕看屋子里挂着不少鸟笼子, 但是大多鸟笼都空着, 他记得云庆帝有段时间很喜欢养鸟,所以下面的人进贡了不少好看又机灵的雀鸟进来。

    后来云庆帝病了, 蒋洛掌权以后,对鸟类不感兴趣,所以宫人也就懈怠起来,鸟房里的鸟儿饿死病死了不少, 等容瑕与班婳进驻宫中后,就只剩下这几只了。

    “你若是喜欢, 我让人给你寻几只有趣的进来,”容瑕看这些鸟儿即便打开鸟笼, 也不知道飞, 就知道它们是被宫人养傻了。

    “不用了, ”班婳摇头, 逗弄着一只看起来傻乎乎的绿毛鹦鹉,“上有所好,下必行之,我就不祸祸它们了。更何况,这些玩意儿没事逗弄一下就好,当不得真。”

    容瑕突然想起在中州吃过的番薯,对班婳道:“婳婳,还记得我们在中州吃的烤番薯吗?”

    班婳点头,“怎么了?”

    “我准备让人在御田里种着试试,若是产量高,对我们大赢的百姓会有无数好处,”容瑕学着班婳的样子,为旁边一个笼子的小鸟,“等明年开春,我准备派大使去外面走走看看,若是真能寻得其他作物回来,也是有益于子孙万代。”

    “我虽然不懂这些,不过有句话先人说得好,这个世界很大,总有我们没有见过的东西,”班婳好眼神亮了一些,“陛下有这种想法很好。”

    容瑕觉得,大概只有婳婳才会赞同他这种惊世骇俗的想法。朝中的官员以及天下的百姓,一直抱着大赢是最大最强盛的国家,对其他小国不屑一顾。或许是因为周边小国太过贫困落后,让他们产生了这种自傲自大的情绪。

    民众想法简单,见过的人事物不够多,有这种自得的情绪并不奇怪,但若是帝王朝臣也如此的自得自满,便不是什么好事。

    为帝者,切忌妄自尊大。

    夫妻二人一个想的是如何造福更多的百姓,一个是对未知地十分好奇,虽然目的不太一样,但是却聊在了一块。两人来堪舆图,从全国各地的气候,来推断国外四面八方其他地方的气候,海的另一面有哪些奇怪的国家与人。

    聊到最后,两人发现,如果要出海,必须要有坚固的大船,以及防范海岛的武器,这样才能扬大赢的国威。

    “哪儿都要花钱呀,”班婳趴在桌上,“看来我们要一步一步来才行。”

    “你说得对,”容瑕看着堪舆图以外看不见的地方,“不能急,不要一步一步来 。”

    “陛下,”王德走进御书房,见帝后二人围着堪舆图沉思,躬身道,“正殿已经全部重装完毕了。”

    容瑕挑眉,对王德道,“让钦天监的人算个好日子,朕再搬进去。”

    “是。”

    王德想了想,还是道:“陛下,奴婢有一事未禀。”

    “说。”容瑕抬头看王德,发现王德在偷偷看班婳。他点了点桌面,“有什么话,直接开口便是。”

    “云庆帝病重时,曾跟奴婢提过一件事,”王德声音有些颤,“若是他驾崩以后,就让奴婢把一道圣旨拿出来。”

    “什么圣旨?”

    “封皇后娘娘为公主的圣旨。”

    “你说什么?”班婳不敢置信地看着王德,“公主?”

    “是,”王德咽了咽口水,“云庆帝说,陛下才德兼备,容貌出众,定会有不少女子对陛下情根深种。他担心自己死后,娘娘无人庇护,陛下会……陛下会移了心意,所以想给您一个尊贵的身份。”

    班婳怔怔地看着王德,半晌后才回过神:“那道圣旨,在哪里?”

    “请娘娘稍候,奴婢这就去取来。”

    不过是,王德取了一个金色的盒子来。班婳拿过盒子,取出里面的圣旨,圣旨上的笔迹有些虚浮,毕竟是云庆帝病重时亲笔书写。

    里面细细列出班婳种种优点,并给了她新的封号,长乐。

    她对云庆帝的感情很复杂,年幼时把他当做亲近的表叔,后来长大了,隐隐猜到了一些真相,行事的时候,就带了几分真情,几分做戏。

    看了这道圣旨很久,班婳把圣旨放进金盒中,喀嚓一声盖上了盒盖。

    过往恩怨情仇,伴着人的消逝,终究淡化在岁月间。

    她把盒子再度交给王德,“他还有多久下葬?”

    云庆帝虽然是大业的皇帝,但是在世人的眼里,他待容瑕与班婳都不薄,所以尽管蒋家王朝已经不存在,但是容瑕仍旧下令,按照帝王规制给云庆帝下葬。

    陵墓在云庆帝登基后,就开始修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竣工,现在只挑适合的日子,安排给云庆帝下葬。

    “回娘娘,就在下月初八。”

    “婳婳?”容瑕见班婳的神情有些晦暗,上前轻轻拥着她,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我没事,”班婳摇了摇头,环住容瑕的腰,“我只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云庆帝对她的感情,比她想象中还要多一些。

    成安元年十一月初八,大业朝倒数第二位皇帝云庆帝下葬。这位皇帝虽然养出一位废帝,一位废太子,但是大赢开国皇帝并没有降低他丧葬规制,甚至还亲自为他送葬,再次引起无数人的称赞。

    废太子,也就是现在的和亲王身着孝服,神情憔悴地走在送葬队伍前方。

    风光一世的云庆帝,在陵墓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就结束了他风光的一生。送葬队伍随着御驾离开,门外留下的只有孤零零的和亲王。

    他的庶子们怕得罪新帝,不敢多留一刻,他的嫡次子还被关在天牢中,唯有嫡长子还敢在门前多陪陪他。

    京城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冷,和亲王看着墓碑上冷冰冰的字,跪在地上朝陵墓中的人磕了三个头。

    “表哥。”班婳看到和亲王跪在地上很久没起,犹豫片刻,上前查看才发现对方已经双眼通红,泪流满面。

    和亲王擦干脸上的眼泪,起身恭恭敬敬地给她行礼:“见过皇后娘娘。”

    寒风起,班婳把一件披风递到和亲王面前,“秋风凉,表哥多注意身体。”

    和亲王犹豫了一下,接过披风放在手上,却没有披。班婳知道他在顾忌什么,便笑着移开视线,“新的府邸住得还习惯吗?”

    “回娘娘的话,一切都好。”

    缓缓点了一下头,班婳叹口气:“好就好。”她拉了一下身上的披风带子,扭头四顾,除了不远处等着她的那些亲卫,便再无一人。

    “风凉,娘娘早些回宫吧。”和亲王想起现在朝中大权已经被容瑕紧握掌中,他们这些前朝的亲人,不能给班婳带来帮助,只能给她带来容瑕的猜疑。

    “你放心吧,留下之前,我跟陛下说过了,”班婳知道和亲王是在担心自己,笑容里带着几分释然,“我以为表哥会怪我。”

    太子待她极好,她帮着容瑕造反,若她是太子,也是会怨恨她的。

    “母亲去别宫前,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和亲王神情似愧疚似解脱,“班元帅他……”

    风吹起班婳白色的裙摆,她眼睑轻颤,就像是受惊的蝴蝶:“此事与表哥无关,你不必觉得愧疚。”

    “所以陛下做的决定,与娘娘又有什么关系呢?”和亲王温和一笑,仿佛仍旧是当年那个温润的青年,“我本就不是做皇帝的料,这个天下的担子太重,我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若我称帝,不能给百姓安宁的生活。陛下不一样,他一直比我有能力,也比我看得清。没有哪个朝代可以千年万年,朝代更替,本就是天道规律,只是刚好轮到我这里罢了。”

    说到这,和亲王的表情异常平静,他对班婳笑了笑,“娘娘不用这些放在心上,天下百姓需要的是陛下,不是我这样的人。”

    班婳笑了笑,眼眶却有些发热,她撇开头,“表哥,回去吧。”

    “是该回去了,”和亲王摸了摸冰凉的石碑,“娘娘先走,微臣还想在这待一会儿。”

    “好,”班婳点了点头,“你没有带侍卫过来,我留几个亲卫送你回去,路上小心。”

    和亲王笑了笑,对班婳躬身行礼道:“恭送娘娘。”

    班婳脚下一顿,转头看着和亲王:“表哥,我们自家人,私下里你不用与我如此客气。”

    和亲王脸上的笑容明亮了几分,但是却坚定地摇头:“礼不可废。娘娘,宫中人心复杂,权利欲望重叠,请娘娘一切小心。在后宫中,切忌心软重情,我们这些前朝旧人,请您现在就忘了吧。”

    班婳眨了眨眼,压下心头的酸意,她骄傲一笑:“我就是我,前朝也好,后宫也罢,绝不委屈小意的活着。若处处违心,吾宁死。表哥的好意婳婳心领,但是忘不忘,记与不记都由我说了算!”

    “告辞。”

    看着这个摆群黑皮肤的美艳女子翻身下马,肆意张扬的离开,和亲王愣愣地站在原地,良久之后笑出了声。

    这就是婳婳,这才是婳婳。

    他抖了抖手中的披风,披在了身上。

    这条披风不算厚实,但是他却觉得一股暖意护住了他冰凉刺骨的心脏。

    云庆帝下葬,百姓禁酒肉禁嫁娶二十七日。班婳骑着马走在大街上,看着百姓们仍旧说说笑笑的样子,取下头上的披风帽子,对身后的亲卫道:“这些百姓,是最容易满足的人。”

    亲卫笑道:“主子,您可不要再耽搁了,陛下还等着您回去用膳呢。”

    班婳笑了笑,转头发现一个两三岁的小屁孩摔倒在离

134-->>(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