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33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容瑕没有想到宫中还有这些秘闻,这是连他都不知道的。

    德宁大长公主, 是一位令人惊叹的奇女子, 难怪当年京城中无数儿郎为她倾倒,并且称其为大业第一美人, 容瑕以为, 德宁大长公主担得起此誉。

    “婳婳,”容瑕轻轻握住班婳的手, “我想, 加赠祖母封号。”

    班婳愣了片刻, 笑着点头:“好呀。”

    祖母不在乎这些死后的虚名,但是她在乎, 她希望百年千年万年后的百姓都知道, 在大业朝末年,曾出现了一位极其了不起的公主。

    史书也是偏爱功成名就之人的。

    “谢谢。”她靠进容瑕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 缓缓地闭上眼。

    容瑕轻轻拍着班婳的肩膀,动作温柔得就像是在对待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班婳在他的怀里动了动, 没有说话。她心中有很多想说的, 可是真要准备开口的时候, 又觉得语言最是苍白无力。

    或许他是懂她的。

    两日后的封后大典,天还没有亮,班婳就起来了。

    净面,梳妆。

    每一件首饰都是举世难寻的珍宝,身上每一缕丝线,都是精挑细选而来,当正红绣龙凤长尾袍穿到班婳身上那一刻,在场的宫人无不惊叹。

    他们都是宫里有脸面的下人,也是见过福平太后穿凤袍的样子,但是从未见过福平太后有过这般华贵美丽的凤袍。这种张扬奢华又贵气的美,若是在其他人身上,就有可能变得轻浮张扬。但是穿在皇后娘娘身上时候,这衣服就像是特意订做的一般。

    难怪皇上会特意下令,让绣娘照着古籍上的描写,做出这样一件凤袍来,看来还是只有陛下最了解娘娘的美。

    凤袍加身,却没有戴凤冠。班婳在八命妇的陪伴下,乘坐凤辇至昭阳殿。大殿之上,群臣命妇按品级排列,静候凤驾。

    “皇后娘娘驾到!”

    十二声传唱,一声又一声传到殿内,在班婳踏上殿内后,群臣命妇齐齐行跪拜大礼。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八层红锦铺地,班婳的脚踩在锦缎上,就像是踩在了云端之上。

    容瑕站在殿上最高处,班婳顺着红锦走过,在金阶前停下,对着容瑕徐徐一福:“妾见过陛下。”

    容瑕走下台阶,伸手扶起班婳,当着群臣众命妇的面,开口道:“皇后于朕,是手,是足,是朕的一半,日后不可如此多礼。”

    众人内心哗然,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抬举皇后娘娘,陛下这也太过了些。

    容瑕可不管朝臣们怎么想,他费尽心思坐上帝位,不是为了特意讨好这些朝臣的。他转身从礼官高举的托盘中取出凤冠,亲手为班婳戴在了头顶。

    凤冠,与帝王之冠一样,是身份的象征。一般而言,封后大典上,皇后的凤冠由德高望重的命妇佩戴,凤印宝册同样也是如此,若是皇后得太后亲眼,由太后来加冠也是有可能的,但是由皇帝亲自为皇后戴冠这种事,史书中还从未记载过。

    故人曾云,男为天,女为地,天高于地,又怎么能让皇帝亲自为皇后戴冠,这太不符合体统了。

    准备封后大典流程的官员们偷偷抹汗,他们没有想到陛下会有这样一出。转头看了眼他们请来的周夫人,为首的官员尴尬的笑道:“周夫人,您看这……”

    “挺好,”周夫人笑道,“帝后和谐,龙凤呈祥,乃是我们嬴朝之幸。”

    “周夫人说得对,龙凤呈祥,乃是大吉之兆。”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不是吉兆那也必须是了。

    凤印、宝册都由容瑕亲自交到班婳手中。班婳捧住手里的金册,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神情温和的男人,缓缓笑开。

    “来。”容瑕把手伸到班婳面前。

    班婳眨了眨眼,把手放进他的掌心。

    容瑕拉着她站到了殿内最高处,这里设了龙凤双椅,夫妻二人牵着手双双坐下。

    “跪!”

    文武百官,命妇女眷,齐齐下跪,行三拜九叩之大礼。

    大业朝的封后大典,皇后一般是分开受礼,朝臣行一拜三叩礼,命妇行三拜九叩之礼。这种皇后受男女同拜的规矩,大业朝是没有的,历史上最近的一次记载,便是近一千年前的纯明皇后。

    纯明皇后,与开元帝同甘共苦,打下一代基业,受帝王爱重,朝臣敬重,乃是史书上少有的巾帼英雄。

    不过野史上还有另一种说法,纯明皇后与开元帝万年感情并不太好,开元帝猜忌纯明皇后,甚至打算废纯明皇后所出的太子,还是朝臣劝阻,开元帝才放弃了这个打算。

    纯明皇后一共辅佐了三任帝王,她去世时,她的孙儿哀痛不已,罢朝二十八日,每每提到这位祖母,仍旧哀恸不已。

    朝堂上的朝臣莫不熟读历史,所以见皇上坚持以纯明皇后封后大典的规制,来给班皇后行封后大典,他们就明白了皇后在陛下心中的地位。

    这位班皇后也算是一代传奇了,出生勋贵,却接连被退婚三次,就在大家她闺名大损,有可能找不到好的儿郎时,她却与是京城第一美男子的陛下订了婚。

    后来陛下受云庆帝责罚,又被监国的二皇子厌弃,所有人都瞻前顾后时,这位班皇后却带着大夫去了成安侯府。

    这是重情重义,但也十分危险。

    班家在朝中没有实职,若是惹得云庆帝厌弃,班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可是班家上下就像是死心眼,对当时还是侯爷的陛下一如既往。

    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他们有点理解陛下登基以后,为什么会对班家人这么好。若是他们有这样一个不管你显赫还是落魄,都对你一如既往的岳家,他们也是感激这份恩情的。

    说起来这班家也真是运势好得莫名其妙,被刺杀死不了,一家子纨绔却偏偏能活得风光显赫。

    这就是命,上天注定,别人就算想也想不到。

    周夫人静悄悄的回到女眷队伍中,与她排在一起的阴氏见她回来,对她点头一笑。

    阴氏作为皇帝的丈母娘,在女眷中极有地位,即便是周夫人也要礼让其三分。见阴氏对自己微笑,周夫人回了对方一个笑,她在阴氏身边小声道,“恭喜夫人,觅得佳婿。”

    犹记得三年前她还给严家儿郎说亲,当时在众人看来,严家二郎是晕了头,班家更是眼高于顶,连丞相家有才有貌的二公子都看不上。没想到命运就是如此有意思,严家早已经没落,班家还是那个没几个人敢惹的班家。

    若是班家当年稍微心狠一些,不顾女儿的心意,让班皇后嫁给严二郎,这朝堂之上怕是已经没有班家立足之处。

    乘龙快婿,乘龙快婿,班家这是真的找了一个乘龙快婿,有女儿的人家,谁不羡慕他家的眼光。

    “事不过三,走了三次霉运,不就等着把好运攒着后面用?”阴氏知道周夫人在有意示好,她笑了笑,抬头看着殿上与皇帝并肩的女儿,脸上的笑容有些淡然,“我所求不多,唯判她此生无忧,与陛下携手同老。”

    周夫人眉梢微动,她张了张嘴,沉默下来。

    成为了帝王的女人,哪能此生无忧?

    陛下能不忘旧情,待班皇后一直爱重,就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这个她明白,想必静亭公夫人也是清楚的,不过她不能说,而静亭公夫人是不想去明白。

    封后大典结束以后,就是宴席开始,班婳换下了头上这顶厚重的凤冠,穿着凤翔九天宫裙、梳着飞云发髻重新出来。

    帝后共用一桌,与群臣同饮三杯以后,众人便随意起来。

    班婳偷偷揉了一下脖子,脸上带着小,嘴边却小声道:“我脖子是不是弯了?”

    “还是直直的,很好看,”容瑕捏了捏她的后劲,痒得她缩头躲开,“别闹,痒。”

    容瑕在她耳边小声道:“等回去,我给你按摩按摩。”

    “只是按摩?”班婳怀疑地看着他。

    容瑕回她一个十分温柔的笑。

    “禽兽。”班婳小声骂道。

    “就对你禽兽。”容瑕义正言辞道,“你必须要对我负责。”

    端端正正站在帝后身后的王德,面上一本正经,内心已经在惊涛骇浪。谁能想到,帝后之间说话这么……不要脸呢?

    “父亲,”坐在下面的班恒小声对班淮道,“你听说了没?”

    “什么?”班淮放下筷子,低头喝了一口酒。

    “最近已经有大臣开始计划向陛下上奏,让他广纳后宫了。”

    “我看这些大臣就是居心不良,陛下刚登基,龙椅还没坐暖和,他们就急着让陛下纳妃,这是让天下百姓觉得陛下是个急色之人吗?”班淮骂道,“谁说这种话,谁就是想乱我大赢朝的根基,说不定是前朝余孽。”

    班恒点头:“父亲说得有理!”

    女眷们看着帝后两人之间亲密的动作,心里对班婳是羡慕到了极点。嫁了京城第一美男子便罢了,哪知道这美男子扭头变成了皇帝,她嘎嘣一下就变皇后了。

    小时候她们比不过班婳,没想到改朝换代还是比不过,这真是让人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

    “不知道杨家的女人后不后悔?”一位女眷朝坐在末尾处的一个女眷看了一眼,语气怪异道,“那就

133-->>(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