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25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班婳速度太快, 两边骂得正热火朝天,她这一箭射去,虽然没有射中对方的头颅,但也伤了对方的手臂。班婳的动作, 就像是一个开关, 容家军准备好的弓箭手,在持盾手的掩护下,齐齐放箭。

    这些人都是跟班婳攻打过青松县的, 所以配合很默契, 从头到尾秉持着能动手就绝对不多说一句话, 就算多说话也是为了迷惑敌人的原则,点燃了这场战火。

    朝廷军没有想到容家军这么阴险, 明明在骂着阵, 一言不合就出手,这跟以前的套路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真是卑鄙小人, ”中箭的将士捂着伤口, 喘着粗气道,“今天有老子在这, 绝对不让他们进城!”

    战争永远都是要流血的, 厮杀声,痛呼声,有些人已经杀红了眼,不知疼痛不知疲倦。

    “杀敌五人奖银五两,杀敌十人奖银十五两,若是杀了敌方将领,得官得爵也不在话下,兄弟们快冲啊!”杜九拎着一把带血的大刀,骑着马冲到城门下,撞门车一下又一下撞着城门,年久失修的老旧城门,终于在连续地撞击下失去了抵抗能力,倾倒了下来。

    躲在城门后的朝廷军倾巢而出,两边人马混战在一起,城门外整片土地都被鲜血染红了。

    班婳也想跟着冲进去,不过被容瑕拉住了。

    “身为将领,不可冲动,”容瑕骑在马背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城墙上的皇家旗帜,“这场战争,还不到你非下场不可的地步。”

    班婳拔出剑,随手握紧,“我明白。”

    “元帅,大门破了!”一位士兵拦住行色匆匆地长青王,“您快点走吧,城门守不了太久。”

    他们也没有料到,永州的城门会年久失修到这个地步,当地的官员究竟在做什么?一座座府邸修得富丽堂皇,竟没有银钱来修整城门?

    朝廷军众人现在不满已经无济于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护住元帅撤退,不让叛军给抓住。

    石将军已经被抓走,若是元帅再被抓走,那么朝廷军就真的是全军覆没了。

    城外喊杀声震天,长青王听着喊杀声越来越近,咬牙对身边众人道:“撤!”

    永州城保不住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容瑕竟然有这么多手段,还有叛军那些铠甲武器,恐怕也是早就开始准备的,不然怎么会比朝廷军还要好?

    容瑕好大的胆子,竟然这么早就有了野心。

    长青王心中虽恨,却也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让手下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骑上骏马就往外逃窜。由于他们担心一路上跑得太慢会被叛军追上,稍重一点不方便携带的东西,都被他们一路扔掉了。

    他们用实际行动来诠释了什么叫丢盔弃甲。

    容瑕踩着一片血海踏进永州城大门,满城的血腥味,还有隐隐约约的哀嚎声,把这里衬得犹如人间地狱。

    班婳站在他身边,视线避开满地的鲜血,转头对杜九道:“带人去处理伤兵,注意那些躺在地上的朝廷军,不要被暗算了。”

    “是。”杜九领命退下。

    “婳婳,“容瑕回头看向班婳,握住她的手,“就这么一直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君心不变,我亦不负,”班婳利索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你不要想太多,只要你不让我失望,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主公,将军,”赵仲骑着快马过来,“长青王逃了。”

    “逃了?”班婳冷笑,“这才几个时辰,他就不管不顾扔下将士自己跑了,可真是有情有义的王爷。”

    赵仲看到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干笑道:“我们要去追吗?”

    “不必了,”容瑕道,“暂时在永州修整,半个月后,直去皇城杀奸佞,正朝纲!”

    “是!”赵仲心头一热,眼神都亮了起来。

    长青王一路溃逃,躲到了离京城很近的明玉州才安下心来,可是他现在兵败奔逃,必须要给朝廷一个交代才行。他想了很久,让手下给朝中几个丰宁帝信任的大臣送了金银珠宝,又给丰宁帝写了一道请罪的奏折,奏折里处处在请罪,但是每一句话又在暗示丰宁帝,不是他带兵能力,而是军营里出现了叛徒,泄露了军机。

    这个叛徒是谁?

    自然是太子的舅兄石晋,反正现在石晋被俘,所有的错由他来承担,长青王心中毫无压力。

    蒋洛接到长青王的奏折,加上身边近臣吹耳旁风,他果真把所有错都归在了石晋身上,一怒之下,他把石家满门杀的杀,贬的贬,年纪小的发配为奴,曾经风光一时的石家,终于彻彻底底的没落了。

    有人唏嘘,有人同情,脑子稍微正常的,都能猜到长青王撒了谎,可是陛下相信,他们又有什么方法?加上石家得势的时候,赫赫扬扬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自然也没有谁愿意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这个消息传到永州的时候,石晋正在屋子里抄经书。

    “我父亲……被斩首了?”石晋哑着嗓子,怔怔地坐在凳子上,笔尖上的墨点溅落,污了整张纸,可是这个时候,谁还会在意这么一张纸?

    赵仲见他这个样子,竟有些同情:“请你节哀。”

    石晋茫然地摇头,他放下毛笔,对赵仲道:“多谢赵大人,在下想要静一静。”

    “告辞。”赵仲退出房门,摇头叹息。

    三日后,石晋换上了一件干净的素色棉袍,银冠束发,面色看起来还好,只是眼中有化不开的血丝。他找到容瑕,对他行了一个大礼:“在下石晋,愿为成安侯效犬马之劳。”

    容瑕看着这个站在阳光下的人,半晌后才道:“你心甘情愿吗?”

    “心甘情愿。”

    石晋苦笑:“在下现在孤身一人,了无牵挂,跟随侯爷,至少不用受到良心的谴责。”

    “石先生客气,”容瑕回了石晋一礼,“以后便请石先生多多照顾。”

    “不敢,”石晋又回了一个大礼,“属下石晋,见过主公。”

    穿着一件水色裙衫的班婳站在房门外,石晋此时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表情,石晋也同样不知道自己暗恋的女子就在自己身后。

    班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终究没有上前打扰这两人。她转过身,沐浴着阳光走出了这栋院子。

    “将军。”赵夫人牵着两个孩子,看到她以后行了一个礼,随后露出一个笑来,“今日天气好,郡主何不在城里走一走。”

    班婳伸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顶,对赵夫人笑道:“走,你们这两个小猴子也闷坏了吧。”

    之前担心城里有朝廷军的探子,所以将士们的家属一律不得出门,现在城里被清查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已经有百姓开始摆摊过日子,班婳才放心这两个孩子出门。

    “是有一点闷,”赵大郎点头,“不过还能忍受。”

    “这么小就知道忍受了,”班婳秃噜着他脑袋上的鞭子,“这点随你父亲。”

    赵大郎摸着脑门傻笑,他的弟弟挣脱赵夫人的手,眼巴巴的凑到班婳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丑丑的糖果子,“郡主,这是我给你留的。”

    “谢谢二郎,”班婳接过糖果子,也不嫌弃孩子拿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干净,扔进嘴里咔擦咔擦吃着。

    带上护卫,一行人走出临时府邸,班婳掏钱给这两孩子买了不少的小玩意儿。有摊主不敢收她的钱,她也不多说,直接把银钱扔下就走,像极了移动的钱袋子。

    走到一个墙根处,一个不到十岁大的小孩子嚎啕大哭,他满脸脏污,身上的衣服也破得不成样子。赵夫人眼看着不忍,想要去帮助这个孩子,却被班婳一把拦住。

    “赵夫人,”班婳看着这个越哭越伤心的孩子,面上的表情有些冷,“在乱世的时候,孩子有时候不一定是孩子,你还是小心些好。”

    赵夫人文言心中一颤,她仔细打量着这可怜的孩子,实在看不出他身上有哪里不对劲。

    “你没发现么,刚才那些打打闹闹的小孩,看到我们以后,就会不自觉降低声音,”班婳抬了抬下巴,“像这种没有父母庇佑的孩子,本该小心谨慎才对。”

    赵夫人顿时明白过来,想着自己刚才的行为,她倒抽一口凉气,万一这孩子真有问题,她……

    班婳给亲卫打了一个手势:“把这个孩子带去儿堂,让人注意看管,但不要为难他。”

    “是。”

    赵夫人看着如此耀眼的福乐郡主,心中万分折服,不愧是让军中一众儿郎都敬佩的郡主,行事谨慎又有理有据,比她这种后宅妇人有见识多了。

    不知为何,赵夫人心中竟有了几分艳羡之意。

    女儿家活成这般模样,一定很有意思。

    送去育儿堂的小孩子,没过几日就被人查清了身份,还真是一个经过培训的小杀手,他加入组织的时间并不长,是前年闹雪灾的时候,被杀手组织看上的。由于近来情势严重,他们这些年纪小的杀手也被派出来执行任务。

    这小杀手加入杀手组织,也是为了讨一碗饭吃,这还是他第一次出手,结果就失败了。

    他见育儿堂伙食不比杀手组织差,又被抓住了,干脆把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他还还没杀手组织洗脑,务实的性格占了上风,卖组织的时候,卖得毫无压力。

    班婳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杀手组织就是当初刺杀容瑕的那一个,也正是因为那次损失严重,才会让他们把小孩子都派了出来。

    问出他们的老巢以后,班婳决定,回京城以后,就要把这个杀手组织给拆了。

    三日后,大军开拔

125-->>(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