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24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成安侯想要说什么, 请直言。”石晋知道自己没有立场管别人夫妻间的私事, 他整了整衣冠,走到桌边坐下。尽管是阶下囚,他仍旧带着世家公子的贵气,举手投足不见半分畏缩。

    “我想让石大人助我一臂之力。”

    “可笑, 我身为朝廷命官,又岂会和你这个叛党同流合污。”石晋想也不想道,“容瑕, 你不必多费口舌, 我不会与你合作的。”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求, ”容瑕站起身, 转身就往门外走, 一点说服对方的意思都没有。他这个反应让在场众人愣了一下,杜九惊讶地看了眼容瑕,又看了眼坐在桌边不出声的石晋,转身追了出去。

    “石大人。”赵仲留在屋子里, 他天生长着一张厚道脸, 任谁看到他第一眼, 都会觉得此人肯定不会撒谎。

    石晋没有理会他。

    赵仲也不在意,随便挑了个凳子坐下,慢条斯理地给两人倒了茶:“石大人几年前,去边疆当过差?”

    石晋眉梢微动,他转头看赵仲,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不用这么防备我,我就是随便说说,”赵仲一脸憨厚,“我小的时候想去学武,不过家里人不同意,这些年便耽搁了。”

    “边疆苦寒,赵大人不去也好,”石晋喝了口有些凉的茶水,“你是什么时候,与容瑕勾结在一起的?”

    “这不叫勾结,叫志同道合,”赵仲嗤笑一声,转头看着窗外,“我在薛州任了几年的刺史,在当地百姓心目中,也勉强有些地位。可是当薛州遭遇灾害的时候,我这个做父母官的,却不能为他们求来多少朝廷的援助。三年前,薛州闹洪灾,死了不少人,朝廷怕薛州闹瘟疫,便让人从外面把城封住了,只许进不许出。”

    “我知道这是预防瘟疫的办法,我也没有怨过谁,但是朝廷把薛州封住以后,却没有派人送来粮食药材,难道朝廷是打算饿死所有的人,让薛州变成孤城?”讲到这件事,赵仲眼眶有些发红,“你知道薛州死了多少人吗?”

    “一万人!足足一万人!”

    石晋沉默,他记得当年那件事,不过是在父亲写来的信里,因为薛州的事情,在朝堂上根本没闹出多大的水花,后来好像是谁顶着压力往上报了这件事,并且亲自押送了粮食草药去了薛州。

    “那些天,薛州城的哭声从未停歇过,娘为儿女哭,丈夫为娘子哭,儿女为父母哭,”赵仲声音颤抖,“本来可以不用死这么多人的,本来不用死这么多人的……”

    后来容瑕出现了,带着救命的草药,在那个瞬间 ,他几乎要给容瑕跪下了。

    那一刻的心情,他至今都不会忘,也不能忘。后来他就知道,薛州的事情是容瑕顶着重重压力上报的,因此还得罪了一部分官员。后来在薛州共事的那段时间,他被容瑕的个人魅力倾倒,愿意加入他的麾下。

    石晋说不出话来,他当然知道朝廷有多腐朽,甚至他的父亲,还是这腐朽中的一员。所以那时候的他逃避着班婳,也逃避着石家沉重的担子。他想做一个黑白分明的人,想做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可是为了家族,他不敢任性,只能驮着家族的大壳,一步步往前走着。

    “赵家人口众多,你不怕连累家人?”

    “只要有决心,就肯定有不连累家人的方法,”赵仲摇头,“方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只在于想与不想而已。”

    石晋沉默片刻,忽然道:“你这个说客做得挺好,我差一点就动心了。”

    “不是我做得好,而是石大人心中本就还有一份良知与正义在,”赵仲憨厚一笑,“我这人脑子不太好,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石大人可不要嫌弃我说话没有条理。”

    “如今我身为阶下囚,有什么嫌弃他人的资格,”石晋见赵仲没有准备离开的意思,于是问了一句,“我带来的那些士兵怎么样了?”

    “主公知道他们也是听命他人,无可选择,所以不会为难他们,你放心吧,”赵仲见他还挂念着那些士兵,对石晋有了几分好感,“你被俘虏的消息已经快传到长青王耳中,这个时候就算我们放你回去,长青王与朝廷也不会再相信你,你还不如跟着我们干,待主公事成,不仅天下百姓有好日子过,就连你们石家也有复起的机会。至于现在嘛……”赵仲连连摇头,“你们石家是太子旧部,丰宁帝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你们石家人,待丰宁帝退位,他的子孙继位,朝廷谁还记得曾经显赫一时的石家?”

    “丰宁帝不会重用我们石家,难道容瑕就会?”

    “主公与丰宁帝不一样 ,他只看重才华,只要你做好自己的事,就不怕主公不重用不信任。”赵仲对这一点还是很肯定,“你拿丰宁帝那个暴君与我家主公作对比,说对我家主公的侮辱。”

    在赵仲心中,他是非常崇拜容瑕的。

    石晋见他如此推崇容瑕,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感到好笑,还是该趁机讽刺几句,可是想到现如今民不聊生的天下,他反驳不了赵仲的话。

    “别人有能力容瑕当然会信任,”石晋转过头,看着院子外的芙蓉树,“但是他对我,却不会毫无芥蒂。”

    “你们有旧怨?”赵仲有些疑惑,石晋与他家主公,似乎并没有产生过矛盾吧?

    “或许有吧。”石晋闭上眼,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

    见他这样,赵仲非常识趣的起身告辞,走出院子见杜九站在外面,便朝四周看了一眼:“主公呢?”

    “与班将军一道去看望受伤的将士了,”杜九怀里抱着剑靠墙根站着,见赵仲出来,“石晋那里你说动了没有?”

    “我看他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很忠于朝廷,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效忠主公,还说他们有旧怨,”赵仲皱眉,“你一直跟在主公身边,可知道主公与石晋的事情?”

    杜九面上露出恍然之色,他伸手拍了拍赵仲的肩膀:“赵兄,此事非你之责,石晋若是不愿意,便罢了。”

    “那你总该让我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赵仲更加好奇了。

    “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杜九摇头,“赵兄的好奇心不要太多。”

    这话要他怎么说,说石晋对班将军有意思,他们家主公心里不高兴?身为主公近身侍卫,他靠的不仅仅是身手,还有脑子。

    班婳与容瑕探望伤兵以后,就去看士兵们操练,这一大堆士兵里面,还能见到一些穿着朝廷盔甲的士兵穿插其中,这些人身上的铠甲大多破旧节省,护胸镜只有薄1薄一片,别说护住从前方飞来的箭,就连一把匕首就能穿透。

    这些朝廷军被抓后,原本还有部分人在抵抗,可是在容家军吃了一顿早饭以后,抵抗力度就小了很多。

    班婳与容瑕过来的时候,午饭正要开锅。窝窝头与稠粥一桶桶被抬了出来,被抓住的朝廷军也是一样的待遇,只是容家军有两样配菜,他们只有一样。

    不过他们仍旧非常满足,因为里面有油星儿,运气好的,还能从菜里找出一块肉来,这让多日不见油星儿的他们,恨不得揣在兜里,每顿饭的时候才摸出来舔一口。

    窝窝头做得很粗糙,稠粥也是用陈米煮的,不过没有异味,吃进肚子还是热的。

    班婳见朝廷军蹲在地上,捧着大粗碗吃得津津有味,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她虽然与这些士兵们打成一片,但是这些吃食她却咽不下去,粥勉强能喝几口,尤其是这吃着卡喉咙的窝窝头,她尝了一次,差点没直接吐出来。

    “主公!将军!”有用饭的士兵发现他们,纷纷起身行礼。

    “都好好吃饭,”班婳板着脸道,“谁也不许起来行礼,再敢起来我就把你们拉到台子上去踹屁股!”

    将士们哄堂大笑,不过有了这句话以后,他们确实放得更开了,一边偷偷扒拉碗里的粥,一边偷偷看班婳与容瑕。

    容瑕早就知道班婳平日里与将士是如何相处的,在与普通士兵的相处方式上,容瑕自认比不上班婳有魅力。听到班婳说这么粗俗的话,容瑕也没有什么不适应,他刚开始听见的时候,还有些震惊,现在早已经习以为常。

    更何况士兵们也更适合这种交流方式,他也就不去对婳婳的做法指手画脚了。

    在军营中,婳婳不太管他如何与谋臣相处,他也不会干涉婳婳的行为做事,这是他们对彼此的尊重。

    容家军放得开,朝廷军就有些束手束脚了,见班婳与容瑕走过来,他们捧着碗一时间不知道该站起来,还是继续埋头苦吃。

    今天一大早醒来,他们就像被蚂蚱一样捆在了一起,外面全被叛军围了起来,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被带了过来。

    一万多人,明明很多人没有被捆绑,也老老实实地被带了过来,老实得让容家军的将士们都有些心疼。

    “所有人都一样,该吃饭的好好吃饭,”容瑕见朝廷军畏缩麻木地模样,忍不住在心里叹气,“我与主公只是过来看看大伙儿吃得如何。”

    “将军,”火头军的头头嬉皮笑凑了过来,“咱们的伙食虽然比不上自家做的味道好,但绝对管饱,您放心。”

    “能管饱就好。”班婳满意地转头,看向容瑕,“主公可还要看看?”

    “罢了,我们若是在这里,他们也不用好好用饭,”容瑕拱手道,“各位将士们辛苦了,我容某无以为报,只能以礼相谢。”说完,对着全体将士行了一个深深地揖礼。

    “主公!”这些耿直地汉子们红了眼

124-->>(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