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23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让人去清点一下这次受伤还有阵亡的将士,该厚葬的厚葬, 该给家里安抚的给安抚费,这事记得让你信得过的人去做, ”班婳想起军营里还有私吞抚恤费这种事情发生, 补充道,“谁若是敢做出这种事,不必禀告给主公,我亲自砍了他的人头!”

    “是!”杜九心中一动,面带激动之色,“请将军放心, 属下一定办妥此事。”

    班婳见他气势如虹地出去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身后的女护卫担忧地看着她, “郡主,您还好吗?”

    郡主从小娇生惯养, 虽然跟着老将军学调兵遣将之道, 不过那也是好些年前的事情,那时候郡主才多大, 哪里真正见识过战场上的残酷?现在整日与这些士兵在一起, 吃不好穿不好, 绫罗绸缎金银首饰更是不能用,他们家郡主何曾受过这种苦?

    “我没事,”班婳靠在椅子上,闭眼让女护卫为自己捏肩,“蒋洛行事残暴,若是不把他推翻,不仅天下百姓寝食难安,就连我班家上下所有人都活不了。”

    “可是……”女护卫犹豫了片刻,“飞鸟尽,良弓藏,属下担心姑爷……”

    若姑爷真有登基为帝的一日,主子虽与姑爷为结发夫妻,可人心易变,万一到时候姑爷忌惮主子身上有蒋氏一族的血脉,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

    “就算容瑕与我情分已尽,他至少是个好皇帝,加上我班家待他不薄,他绝不会为难班家人,”班婳笑了笑,“至于其他的,担心这么早也没有用。人生在世,总要往好的地方想,不然每一日都活得不开心,那就太不划算了。”

    “郡主您心态好,想得也开,”女护卫被班婳的话逗笑了,“您说得有道理,是属下胆子太小了。”

    “民间有句话,不就是叫舍不得一身剐,怎么能把美人拉下马,”班婳妖娆地扬了扬头,“你说对不对?”

    “民间的原话不是舍得一身剐,能把皇帝……”女护卫面色一变,苦笑道,“郡主,您又逗属下,这话属下可不敢说。”

    “有什么不敢说的,我们现在不正在干这种事儿?”班婳理直气壮道,“没事,咱们关起门来说话,谁也不知道。”

    女护卫们纷纷称是,大有班婳说什么,她们便信什么的架势。

    青松县是永州管辖下的一个穷县,这座县城地势险峻,土质不够肥沃,所以农产品并不丰富,天气好的时候,收成就好一些,勉强能够吃个饱饭,若是遇到大灾年,便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不小心被饿死,也是有可能的。

    班婳的到来,并没有让当地百姓感到绝望,反而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这些士兵没有没有烧杀抢掠,也没有借此为难他们,可见这些叛军是真的想解救百姓于水火,才不得不揭竿而起的。有人打听带兵的年轻玉面将军是谁,得知是军中第二大的将军以后,甚至有老太太开始关心这位将军有没有成家。

    得知其已经成亲后,不少在当地县城算是望族的家庭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本着交好的心态,给容家军捐献了一些粮草。在这种时候,金银反而不如粮草更受欢迎。这些望族一是想要投机,二是担心这些叛军是装模作样,本着不得罪的心态,塞点好处给他们。

    班婳接下这些粮草以后,全部登记造册,对这些望族道:“各位乡亲的义举在下已经铭记在心,待打倒佞臣以后,定会加倍感激诸位。”

    “将军言重,不敢不敢。”

    这些富民望族谁也不敢把这场面话当成一回事,出了班婳临时暂住的府邸之后,只当自己花钱买了一个心安。

    刚送走这些人,就有士兵来报,朝廷大军已经出现在两里之外。

    “总算来了,”班婳站起身,“弓箭手准备。”

    “是!”

    班婳拿起放在桌上的头盔,匆匆往城门上赶。

    朝廷军的行军速度很快,班婳站在城门之上,看着他们将旗上写石字,忍不住挑起了眉头,带兵的是石晋。

    “在下石晋,受陛下之命特来招降各位,只要诸位弃械投降,朝廷定不追究诸位的过错。”石晋骑在马背上,抬头看着城门上举弓的士兵,他身后的士兵纷纷举起盾牌拦在了他的面前。

    “好一个忠肝义胆的石将军,”班婳在城墙上大声道,“如今国将不国,民不聊生,我等不忍百姓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即便背负历史骂名,也绝不退缩。石将军忠心为皇,一心为朝廷办事,倒是值得让史官称赞一句忠诚。”

    这话听似在夸奖石晋,但是字字诛心,石晋面色有些发白,当他看清说话的人是谁以后,面色更是惨淡得犹如灰浆一般。

    “臣见过福乐郡主。”他拱手朝上方恭敬行了一礼,“你乃朝廷钦封的郡主,为何要与叛军同流合污?”

    “丰宁帝不仁,软禁陛下与太子,我身为陛下钦封的郡主,又怎么能忍心陛下与太子受如此对待?”班婳理直气壮道,“若是丰宁帝丝毫没有心虚,为何不让我等面见陛下与太子?!”

    石晋又怎么不知道班婳说的是事实,可是石家主脉分支几百口人的性命全部掌握在蒋洛手里,他不得不屈服。

    两边将士没有开口说话,这无声的对峙,成了主将之间心理上的战争。然后石晋心中有愧,他甚至不敢去直视班婳的脸。

    “郡主,有什么误会,您可以回京再说,如今牵连甚大,百姓人心惶惶,您又如何忍心?”石晋垂下头道,“在下在其位,谋其事,得罪了。”

    班婳冷笑,她搭好弓,一箭射断朝廷军的帅旗,扬声道:“尔等若是再进一步,就有如此旗!”

    “将军,好箭术。”杜九接过班婳手里的弓箭,“属下佩服。”

    “我的箭术不算好,”班婳摇头,“比不得真正上过战场的弓箭手。”

    杜九心里想,这都不算好,什么才算好的?

    “弓箭手准备!”

    “放!”

    城楼下杀声震天,朝廷军被第一波箭雨逼停以后,就退到了几百米之外,见箭雨终于停了,便又冲了上去。

    “兄弟们,他们箭不足,快冲!”

    但是他们还没靠近城门,一锅又一锅滚烫的开水、热油被泼了下来,攻城的士兵疼得哀嚎连连,竟是不敢再靠近了。

    “将军!”石晋的副手退到石晋身边,“对手太狡猾了,他们刚攻城不久,从何处找到的热水与滚油?”

    石晋看着眼前这个僵持的局面,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座城里的老百姓在帮叛军,所以他们才能有这么多的滚油与开水。他扬手道,“暂停攻击,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班婳早有防备,他们现在硬攻,是讨不了好的。

    “是!”

    “将军,他们撤走了。”

    一个士兵惊喜的指着城下。

    “缓兵之计而已,”班婳眯了眯眼,“两个时辰内,这些朝廷军绝对不会再来,尔等就地休息,留下几个人守着城头。切记兵器不可离身!”

    “是!”

    班婳扶着城墙上斑驳的砖,看着朝廷军远处的方向,神情平静。

    她不知道石晋为什么会愿意带兵前来剿灭叛军,但是此人是个十分冷静的人,不想之前青松县守城将军那般容易激怒,所以她必须小心又小心。

    如果她是石晋,会选择什么方式来攻城呢?

    “石将军,现在怎么办?”

    石晋看着被抬在担架上的伤兵,摇头道:“先给受伤的士兵上药。”

    “将军,伤药不足,不够用了。”

    “将军,一部分兵器有问题,上了战场恐怕不能正常使用。”

    “将军,朝廷发给我们的粮食已经霉烂了,属下担心这些东西做给将士们食用,大家的身体会熬不住。”

    石晋越听越沉默,朝廷这些蛀虫,一边要他们上战场杀敌,一边却给他们吃这些东西,实在是可恨!石晋即便性格沉稳,也忍不住沉下了脸,这样的朝廷,这样的皇室,他为何还要拥护?!

    “将军?!”

    伙头兵见将军脸色难看,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您没事吧?”

    石晋摇头:“你去看看哪些东西能吃,先让大家充饥,至于其他的……我稍后再想办法。”

    伙头兵退出了营帐外,石晋无奈地坐在椅子上,揉着额头叹息一声。

    夜半时分,看守粮草的士兵打了一个盹儿,睁开眼时,匆忙往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同僚注意到自己,忙甩了甩头,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一些。

    这个时候,他看到某个营帐后走出一个小兵,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拉肚子之类的话,他想起晚上吃的那碗带霉味的粥,有些同情地看了眼这个小兵,看他年纪轻轻细皮嫩肉的样子,以前恐怕没上过战场。他们这些老兵什么没吃过,别说带霉味的稀粥,就是草根树皮、山鼠野兔也吃过不少。

    没一会那小兵又拎着裤子回来了,走过他身边时,还小声道:“大哥,您没觉得肚子不舒服?”

    “这算什么,你这种年轻人就是没见过世面 ,”看守兵对年轻人吹了一会儿牛,忽然觉得有些尿意,便对小兵道:“

123-->>(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