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这般女子 118

更新:03-14 17:25 源站:快眼看书

    “宁王……”

    云庆帝张着嘴, 就像是跳出水的鱼, 既恐惧又无可奈何。

    “父皇,您怎么忘了, 儿臣早已经不是王爷,而是郡王了?”蒋洛把剑横在云庆帝的脖子上,身为人子却带兵闯宫,以图弑父,这种本会遗臭万年的事情, 蒋洛做起来却毫无心理压力, 甚至脸上还带着有些癫狂的笑。

    “你这个畜生, 你想弑父吗?”云庆帝气得不停地喘气, 他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疯狂的儿子, “你疯了?”

    “我早就疯了, 在你偏心太子, 把什么好东西都给他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 ”蒋洛脸上扭曲的笑变成无尽的怨恨,“儿子与太子乃是同胞兄弟, 从小你有什么好东西, 太子永远都排在第一位。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你的儿子?!”

    云庆帝看着这样的蒋洛,不敢开口说话。

    “小时候便罢了,后来太子成亲,你让他娶了母族显赫,贤德在外的石氏,我呢?”蒋洛嫉恨地咆哮,“谢家是个什么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你让我娶,我即便是万般不愿,我也娶了。可你为什么要在我即将成亲前不久,还让人削了谢大郎的职,你这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全天下知道,你的二儿子不过是笑话,在你心中什么地位也没有?”

    云庆帝没有想到二儿子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怨言,这些年他有意只培养太子,疏远庶子,就是想让其他儿子歇了夺位的心思,以免走向他与先帝的老路。他本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在他与先辈们身上发生的悲哀,谁知道竟带出这样大的隐患。

    “你若是现在退下,父皇不追究你的责任。”

    “不追究?哈!”蒋洛讽刺笑道,“你以为我还是十几年前的小孩子,你说什么我都会信?!”

    他喜欢邻国上贡的小玩意儿,父皇说好要送他,结果因为太子功课完成得好,又多看了那小玩意儿两眼,东西就变成太子的了。

    后来太子得知他喜欢,炫耀似的让人把东西送了过来,他气得把它砸了,结果又得了父皇一场训斥。像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得他根本不想再回忆一遍。

    “不要说废话了,我要你现在就写禅位诏书,”蒋洛的剑往下压了压,云庆帝的脖颈上露出一条长长地血红色伤口。蒋洛看到这个伤口,不仅没有半点后悔,眼神反而亮了起来,“你若是不想写也没关系,反正太子现在也在我的手里,若是我等得不耐烦了,就让太子先下去问你铺路,到时候你们走在一起也不会寂寞。”

    “蒋洛,我是你的父亲,太子是你的兄长!”云庆帝不敢再乱动,他看出蒋洛说的不是假话,他是真想他们死。

    “有了权势,父兄要来又有何用?”蒋洛冷笑,“小时候我敬仰你们,你们何曾把我看起过?如今你再拿这些没用的血缘关系来跟我废话,我早已经不爱听了。”

    “废话不要多说,”蒋洛把云庆帝从床上拖下来,让两个小太监把他扶到御案前,“写。”

    “畜生!”云庆帝身上只穿着单衣,此刻被冻得瑟瑟发抖,他目光扫过两个小太监,两个小太监吓得跪了下去。

    “父皇,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对两个太监耍威风?”蒋洛把御笔塞进云庆帝手里,“快点写,一炷香后你若是再没有动笔,我就让人剁太子一根手指。”

    “蒋洛,禅位圣旨不是我写了就行,还要左右相、六部尚书同时在场颁发,最后再昭告天下,”云庆帝看着蒋洛,“你现在让我写这些,又有什么用?”

    “有没有用是我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蒋洛见云庆帝不愿意动笔的模样,忍不住嘲讽笑道,“看来太子在你心中,也没什么地位可言。你最爱的不是太子,而是你的皇位。”

    云庆帝怒视着蒋洛:“你给朕闭嘴。”

    “如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父皇你还是对儿臣温柔一些好,”蒋洛走到龙床边,从枕头下取出一个香囊,“福乐郡主这种绣工,也值得父王你当宝贝似的藏着?好在班婳是你的侄女,不然儿臣就要怀疑你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心思。”

    “你这个混账,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云庆帝盯着蒋洛手里的香囊,脸色气得通红。可是他不敢起身,因为两个持刀士兵把他给拦了下来。

    他心里清楚,蒋洛此刻能在宫中如此嚣张,说明整个后宫已经被他控制了。

    “杨统领与石晋去哪儿了?”云庆帝怎么也不敢相信,有这两人在,蒋洛还能无声无息把整个后宫控制下来。

    “杨统领?”蒋洛挑眉,脸上笑容变得怪异,“你说的是你那只走狗,他大概已经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了。”

    “至于石晋……”蒋洛嗤了一声,“今晚不是他当值,你竟是不知道?”

    云庆帝确实不知道,他看着蒋洛,就像是看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蒋洛却半点也不在意他的眼神,他见云庆帝不写,转身道:“来人,把东西端上来。”

    一个穿着铁甲的卫兵端上啦一个托盘,上面还盖着一块黑色锦帕,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蒋洛当着云庆帝的面揭开帕子,里面竟然躺着血淋淋的三根手指。

    云庆帝差点恶心得吐出来,他转过头不看,蒋洛却不想放过他,“这是你身边太监总管的手指,等一下让人送来的,就不是太监的手指了。”

    “蒋洛,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儿臣不是说了吗,让你写禅位诏书,”蒋洛冷笑着道,“父皇何必再问?”

    云庆帝拿着笔的手不停颤抖,很快空白的圣旨上就沾上了墨点。

    “父皇,手可不要抖,”蒋洛抽走这份空白圣旨,又重新了放了一份在他面前,“儿臣脾气不好,父皇再这么抖下去,儿臣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云庆帝抬头看向宫门,外面漆黑一片,安静得像是一片坟墓。

    他一字一字的写着,写到传位于三个字时,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老二,这个天下在你心中是什么?”

    “当然是无上的权利。”蒋洛反问,“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云庆帝下一个字怎么也写不下去,“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后悔的一日?”

    “后悔?”蒋洛意味不明地笑出声,“你当然让密探给旧疾发作的班驸马下毒时,可曾后悔过?还有当年的成安伯,他又为什么死在了你的手里?”

    云庆帝面色大变,声音粗哑地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下令铲除德宁驸马时,我就躲在正殿的角落里,至于成安伯……”他挑眉,“容瑕不是你的私生子吗,成安伯死因成谜,他的长子到死都没有等到爵位,临到容瑕的时候,他竟是不降等袭爵,你不就是想把爵位留给容瑕?”

    “你整日口口声声说喜欢班婳,可若是她知道她的祖父就是被你还有先皇害死的,你说她会不会恨你?”蒋洛把手里的荷包放到烛火下燃烧,“也不知道德宁大长公主知道事情的真相,会不会后悔舍命救了你?”

    云庆帝面色惨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骂我是畜生,实际上我不过是学你罢了,”看着荷包一点点烧尽,蒋洛大笑出声,“我是小畜生,你便是大畜生,先帝就是老畜生,我们蒋家儿郎尽出畜生。”

    “太子与后妃私通的事情,是不是你的算计?”

    “怎么,你终于想起问这件事了?”蒋洛笑眯眯的看着披头散发,脸被冻得乌青的云庆帝,“你是真的不相信太子,还是需要不相信太子?”

    “我虽瞧不上太子那娘们似的性子,不过他做事确实比你要有人情味一些,”蒋洛得意一笑,“就是人傻了些。”

    云庆帝面色一白,昏花的眼中流出浑浊的泪来。

    “看来父皇精神头不太好,我让人来帮你醒醒神。”

    一盆浸泡着冰块的水端了进来,蒋洛指了指云庆帝什么都没穿的脚,“来,伺候陛下泡泡脚。”

    子时刚过,大月宫传出了云庆帝凄惨的叫声。

    皇后宫中,皇后被重重护卫封锁在宫中,既往外传递不了消息,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这些看守她的士兵虽然没有为难她,但是态度却油盐不进,不管她说什么,都不让出门。

    “娘娘,”宫女扶住身子摇摇欲坠的皇后,“您先歇息一会儿吧。”

    皇后摇了摇头,神情疲倦走到窗户边,不知道是在等待援军的到来,还是等待她不敢听到的噩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当旭日东升,朝堂正门大开后,朝臣们看到的不是监国的太子,也不是病愈的陛下,而是穿着龙袍的宁王。宁王身上的龙袍剪裁合身,显然是量身定做,不知道特意准备了多久。

    “宁王,你想造反吗?”一位脾气有些倔的大臣指着宁王骂道,“你还不快快从龙椅上下来。”

    “放肆,从今日起,朕就是大业的皇帝,”蒋洛抬了抬下巴,“来人,把太上皇的圣旨拿出来念念。”

    “皇二字蒋洛心怀仁义,有治世之才……”

    朝臣们怔怔地听完这道圣旨,陛下才下旨降了宁王的爵位,又怎么可能让他继承帝位。有朝晨不服,想要进宫求见陛下,可是皇宫守卫格外森严,他们刚摸到宫门的边,就被侍卫赶了出来。

    但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是怀疑,宫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为什么他们连宫门都进不了。以往常有太监出宫办事,这两日也不见人影了,仿佛整座皇宫都安静起来。

    宁王把皇宫控制住了。

    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却不敢直接宣扬出来。最后还是支持太

118-->>(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