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475 思慕绵绵145

更新:03-14 17:04 源站:快眼看书

    475 思慕绵绵145

    听到这句话的沈嘉晨忽然懵了懵。

    他说……他喜欢她?

    这四个字仿若一句咒语,传入她的耳中,就让她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他喜欢她……这是什么意思?

    而与此同时,说完这句话的慕慎容控制不住地又收紧了缠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同时缓缓曲起身体,几乎是将她包在自己怀中,随后微微低下头来,靠近了她的颈窝。

    纵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可他终究还是理智和清醒的,这样的理智和清醒来自于现实的残酷——她给的残酷。

    他没办法想象之后发生的事情,因为她和他之间,没有美好可想象。

    所以说出这句话之后,他胆怯了。仿佛跟她贴得近一些,就会制造出一些美好的假象,让那种残酷暂时被忘却。

    可就是他这个动作,一下子将失神的沈嘉晨拉了回来。

    她蓦地回过神来,一转头,就对上慕慎容近在眼前眉眼和鼻梁。她甚至感觉得到,他温热的呼吸极其缓慢地拂过她裸、露的肌肤。

    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几时这样亲近过?

    这样的变化让沈嘉晨感到恐惧和慌乱。

    仿佛只是顷刻之间,那些从前曾牢牢占据她内心的骄傲与漠视,再一次回到了她的脑海中。与此同时,此前发生的那些事情仿佛突然被隔绝,成了另一个世界,遥不可及的莫名。

    沈嘉晨猛地伸出手来推了慕慎容一把,随后,她咬了咬唇看着他,“慕慎容,你对我做了什么?”

    当她问出这句话的瞬间,双臂还放在她腰上的慕慎容漆黑眼眸中仅剩的那一丝光亮,瞬间覆灭,陷入无边无际的黯淡之中。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缓缓收回了自己放在她腰上的手。

    察觉到他的动作,沈嘉晨猛地坐起身来,拿过自己的衣服,几乎是翻滚着下了床,来不及穿上里里外外的衣服,只是将长外套裹在自己身上,赤脚站在冰凉的地面上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慕慎容。

    她在发抖,也许是因为寒冷,也许是因为愤怒。

    而他身体内沸腾的血液缓缓镇定,最终只剩冰凉而僵硬的身躯。

    他没有动。

    而沈嘉晨抖得更加厉害,她看着他,几乎是吼出来:“慕慎容,我要告你强、奸!”

    他听着这句话,仍旧没有动。

    仿佛突然之间陷入了一个无比荒诞的世界,没有任何的前因后果和逻辑可言,所有的事情说发生就发生,极其荒谬可笑。

    可是他却笑不出来。

    有沈嘉晨的世界,不就是如此?讲什么因果和逻辑?她沈大小姐高兴,他就是可以站在她面前与她平视说话的慕慎容,她一时好奇便可以与他发生最亲密的事情;而她若是不高兴了,他就是那个寄人屋檐下招人讨厌的孤儿,是偷窥狂是强、奸犯,是让她厌恶的一切。

    如果要笑,也应该笑自己,竟然那么愚蠢,那样痴心妄想,妄想着可以有一丝希望,哪怕只是一丝丝……

    沈嘉晨飞快地穿着自己的衣服,从里到外,她竟然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穿好了所有,随后她才再度看向慕慎容,似乎是还想说什么,可是看见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模样,那些冲到嘴边的狠话却仿佛突然之间打了个转,重新冲回了肚子里。

    她呆滞了片刻,忽然转头就冲出了这间屋子。

    冲出楼道,外面寒风习习,沈嘉晨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无头苍蝇一样地往前冲。

    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目的,她只是低头往前走着,一路上不知撞到了多少行人,然而她既不理会也不停顿,仍旧低头疾走。

    直至筋疲力尽的那一刻,她的心跳依旧是狂乱的。

    这种狂乱,从慕慎容的屋子里,一直持续到此时此刻。

    她身在一条陌生的街道,没什么行人,只有街道上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

    沈嘉晨疲惫地停住脚步,颓然地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总是心跳依旧不可控制地飞

475 思慕绵绵145-->>(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