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僵之祖 001 尸王血脉

更新:12-22 15:07 源站:快眼看书

深山老林,古木参天。

    起伏的山脉像是一条狰狞的恶龙,子时三刻,厚重的阴气席卷整个幽深的山脉。

    “嗷!”

    一声恐怖的嚎叫划破寂静的长空,像是一颗投进水里的石子溅起了千层浪花;古树摇曳,鬼哭狼嚎,这嚎叫之声一声接过一声,似恐怖、似凄厉、若能细听定会发现其中更多的却是——痛苦!

    由远及近,只见一处未受枝叶遮挡的青色大石上,伫立着一个消瘦的身影,他身高七尺,浑身的衣衫像是布条,面容扭曲狰狞,嘴唇之处更是深处四颗尖尖的牙齿,在月光下反射着阴寒的光芒。

    这般看着像是一个活脱脱的野人!

    那一声声恐怖的嚎叫之声正是从他口中发出,他仰着头对着头顶的满月,洁白而又阴寒的月华像是一道光柱把他笼罩,显得飘渺而又恐怖。

    过了半个时辰,嚎叫之声停止下来,笼罩在月华中的身影仰面倒在脚下的青色大石上,狰狞的面孔恢复平静,露出一张菱角分明的脸,脸上挂着一行清泪。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他空洞的眼神莫名,嘴角咧出一道苦涩,仰头对着天上已经化作弓弦的残月说道。

    他前世是一个年轻的考古学家,也是某大学的知名考古教授,他叫风清扬,一个飘逸而又洒脱的名字。

    一次在清理秦始皇的地下皇陵之时,他无意之间碰到了青铜战马上的一颗青色的眼珠子,结果被撕扯到了这里。

    此时青色珠子就在他的手里,发出一抹绿色的光芒将他笼罩,随即风清扬便感觉到自身的变化,嘴里长出了四颗尖锐的獠牙,且浑身变得坚硬无比,脑海更是充满了嗜血的感觉。而且对月光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亲近之感。

    “这TM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握在手中的青色眼珠子冰凉,像是一颗绿色的玛瑙,在月光下发出绿油油的光芒,诡异而又异常。

    “啪!”

    风清扬满脸愤怒的盯着青色的珠子,随机狠狠的砸在身下的青色大石上,青色眼珠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就是因为你害我失去了所有,我的父母,我的工作!……”

    风清扬脸上怒气更甚,一想起这些事就恨得牙痒痒,也恨自己太多手多脚,若是不去碰这颗青色眼珠子也不至于被弄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来。

    “都是因为你才让我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老子今天砸碎了你!”作为一个考古教授,品行那肯定是非常好的,能让风清扬连续爆粗口可想而知他是有多愤怒。

    他起身看向四周,从青色大石旁捡起一块菱角分明的石块,拿在手中掂量了一番。

    “今天不弄碎了你如何解我心头之恨!”

    把青色珠子放在石头上,风清扬使出了全力将石块砸了下去。

    “咔擦!”

    青色珠子应声而碎,风清扬面露疯狂之色,他伸出双手在废墟中扒拉着,只见青色珠子碎开的地方露出一颗黑黝黝指甲大小的血滴子模样的东西。

    看着那黑色东西,风清扬浑身一震,把那颗血滴子拿在手中,入手温暖,像是一团软玉。

    他皱着眉头道:“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其成色只怕都有五千年之久……”

    “不对啊,秦始皇至今为止也不过两千多年而已啊!”拿在手中细细观看,风清扬大脑飞速的运转着,也只有这一刻他才算是静下了心开始思考。

    他眼里闪着睿智的光芒,看着好似一个深渊。

    只见那血滴子模样的东西上有着一道道弯弯曲曲的纹路,仔细看去那纹路似乎正是一个人形。

    “这?”风清扬发出一声轻咦,把那血滴子放在口中用牙齿咬了一口。

    “噗嗤!”

    居然一咬就碎,只觉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喉咙就流了进去,风清扬大惊,急忙想要吐出来。

    “噗噗噗!”

    任凭他怎么吐都吐不出来,同时身体也快速的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哦?僵尸血脉?而且还是僵尸中的尸王血脉!”风清扬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沧桑且欣喜无比的声音。

    “谁?是谁在说话?”风清扬被这突兀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心里一跳。

    “别找了,是我在

001 尸王血脉-->>(第1/2节),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